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jpg
Logo-huiji-game-201x-2019-28.png
灰机GAME 2019/03/21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片场专访:连续11周夜拍 空前巨制 打造临冬城之战

大结局将在美国时间5月19日播出。全球数以百万的粉丝将会等着,看哪些角色死了,哪些角色活下来,谁会坐上铁王座。然后会进入《权力的游戏》后时代,所有人的守望就此结束。


大战结束。

雪地上血迹斑斑。

受人爱戴的英雄们死在城堡门外。

临冬城一片寂静。

然后……

上方传来一阵巨响。一阵狂风。一个低空飞行的影子出现。

一条龙?

不。

一条冰龙?

比这更糟。

“该死的,一架偷拍剧透的直升机刚刚飞过片场!”一个警觉的剧组工作人员说。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1.jpg

这可能会闯下大祸。2018年4月,剧组在北爱尔兰拍摄《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一个非常敏感的场景时,一架飞机突然出现,向片场径直飞来。摄制组获得了政府许可的空域保护——意味着没有飞机,没有无人机,并且绝对不应该有神秘的直升机在临冬城上方盘旋。如果飞机上有偷拍的狗仔队,这些图像将会在娱乐圈引起轩然大波。

摄制组联系民航局追踪飞机的详细消息,同时通知大卫·贝尼奥夫丹尼尔·魏斯(《权力的游戏》制片人)警告他们潜在的信息泄露风险。和以往一样,他们非常冷静。像《权力的游戏》这样庞大和繁忙的剧组,你不可能每次出现状况就手足无措,否则将毫无喘息的时机。

“总有危机,总有新灾难,”贝尼奥夫说,“你永远也不知道它们来自何处,或何时发生,但你总能感觉到那些真正的灾难在哪里,而哪些又是无关紧要的。”

紧张的一个小时过后,真相大白:那是一架警用直升机。所以《权力的游戏》的秘密暂时保住了。这段时间里,制作组从未停下脚步。毕竟剧集拍摄必须继续,而这个最终季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剧集,第八季6集的拍摄花费了10个月时间。大家对此期待极高。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3.jpg

“粉丝不会失望。”导演大卫·努特尔说,“这季里将有很多第一次。包括我拍摄了导演生涯里最搞笑的情节,最动情的情节,最复杂的情节;其中有一个场景,很多主要角色聚集在一起,让你感觉好像在观看一部超级英雄电影。”

努特尔在第八季里执导了其中的3集,包括一场暴风雨来临前平静的开场,可能会让观众感到大吃一惊。两位制片人也执导了一集:全剧的神秘结局。

不过,本季野心勃勃的开篇——可能是电视剧史上最难制作的一集——才是最让人期待的部分。

这集记录了临冬城的一场大战,一群并不稳定的盟友联手对抗着夜王和他的大军;这一对峙从剧集最初便有了铺垫。这也是明格尔·萨普什尼克最终季执导的两集中的一集,他此前曾执导了S5E8《艰难屯》和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作品S6E9《私生子之战》。这一次,琼恩·雪诺(基特·哈灵顿)、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艾米莉亚·克拉克)、提利昂·兰尼斯特(彼特·丁拉基)、艾莉亚·史塔克(麦茜·威廉姆斯)、珊莎·史塔克(苏菲·特纳)和塔斯的布蕾妮(格温多兰·克里斯蒂)将为自己的生存而战,以少战多,对抗一支超自然大军。

这集将是历史上拍摄时间最久的连续战斗场景,也是自2011年《权力的游戏》开播以来首次聚集了最多的主要角色。

“今年我们制作团队和片场人员的工作都是前所未有的,从来没有电视剧或电影这样做过。”联合制片人布莱恩·考格曼说,“死亡大军和活人军队的对峙史无前例,战争激烈,有些镜头是景中套景。大卫和丹写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而导演明格尔·萨普什尼克加入后将其分解,之后又将其拼凑在一起。虽然过程让人筋疲力竭,但我相信这会让每个人感到震惊。”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4.jpg

“筋疲力竭”都说得太轻松了。这一集的夜间拍摄持续了11周。想象一下:三个月来的每个夜晚,有750个人都在城郊的开阔地带工作;气温趋于零下;人们冒着冰雨和寒风踏着没过脚裸泥巴工作,周围散发着马粪的臭味和呛人的烟。《权力的游戏》的演员们需要一些哄骗才能坦白自己的拍摄经历,毕竟没人想让旁人听起来自己在抱怨剧组。但哪怕你再剧组待过一小会儿,也能了解到出演这场战争戏实在是一件空前残酷的经历。

对于麦茜·威廉姆斯而言,这是艾莉亚在剧中第一次参战,对她来说却是个不小的讽刺。“每年我都会错过战争,实在是让人扫兴,因为艾莉亚明显是受训最多的那个人。”她说,“这是我第一次尝到战争的滋味,而我也终于等来了出场的机会。”

就在第八季开拍的一年前,萨普什尼克就在电话里警告她:“现在就开始训练,因为接下来将会非常艰难。”

“然后我说,‘好好好’。”威廉姆斯努力回忆着,脸上沾着泥浆和假血,看上去脏兮兮的(其他演员也是这样)。“但是你不可能为拍戏时的体力消耗做什么准备。一夜又一夜,一次又一次,好像永远都没有结束。你不能生病,你必须得小心一切,因为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做,别人不能替代……有很多时候你都想像正常人那样崩溃一下,好好哭一场。”

威廉姆斯的这些经历被剧组的其他演员证实,比如饰演乔拉·莫尔蒙的伊恩·格雷。“这是我拍摄《权力的游戏》以来最不愉快的经历了。一次真实的检验,实在痛苦。每天早晨7点入睡,等到中午醒来后仍感到体力不支,什么都做不了,然后你就回到片场了。除了拍戏你没有任何生活。”

饰演“猎狗”的罗伊·麦克凯恩也同意:“每个人都祈祷着不要再重来一遍了。”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6.png

为了取暖,演员们偶尔会挤在制片帐篷里的暖气旁,然而对于剧组的其他人而言,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时候。“我听说剧组群演的计步器显示他们每天要走4万步。”利亚姆·坎宁安(饰演戴佛斯·席渥斯),“他们才是真英雄。”一些群演偶尔会得到换班的机会,换到拍摄其他集的摄制组,得以在白天工作;然而你会一眼认出那些人:憔悴、面露倦容的战争戏演员。“就好像看到吸血鬼来了。”贝尼奥夫说。

在前期准备期间,萨普什尼克回顾电影史,试着找到时间更久的战争剧情,但搜寻无果。最为接近的就是《指环王2:双塔奇兵》里长达40分钟的圣盔谷之战,由此他知道观众看太多砍杀内容可能会感到“战争疲劳”。“感觉展现它唯一的正确方式就是每次拍完一组镜头后问自己:‘为什么我还要继续看下去?’”这位英国导演回忆,“我明白了一点,就是在一组镜头里,动作戏——战斗场面——越少越好。”

另一个执导挑战来自于每个场景突出不同的人物,毕竟有很多主要人物都在场。“之前拍摄的《权游》战争都是从琼恩的角度出发,”萨普什尼克说,“这次我有二十多个卡司,而每个人又都愿意当主角。这就太复杂了,因为在我看来最好的战争镜头就是由一个视角展开。我总是在想:‘现在我讲的是谁的故事?’”

萨普什尼克的策略之一就是告诉演员们把自己角色的故事线自行补全,无论何事发生、无论镜头在哪,都要把故事演绎出来。正如约翰·布莱德利(饰演山姆威尔·塔利)解释着:“在这场战争里,可能10分钟都看不到山姆的影子,但这十分钟里山姆那边也发生了一些事情——在打仗,或逃跑,或躲藏。你的故事要怎么发展?你要在脑中想自从上次观众见过你以后,这段时间里你究竟在做什么。”

为了让演员在这种长久又寒冷的时间保持专注,萨普什尼克会用问题作为“惊喜”。“你正打仗呢,明格尔突然出现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麦克凯恩说,“我为什么在这?你就开始思考了。然后他就转向另一个演员问,‘你为什么而战?’”(一个演员回答道,“为了我的特写而战!”)格雷补充:“大家都为个人原因而战斗,明格尔无时不刻都试着去灌输这个观点。”

在一场需要很多群演静站的场景里(并非打仗),一个常驻女演员突然倒地。“医生!”工作人员嚷道,制片人立刻冲出帐篷跑向她。好像在某一时刻整个剧组都屏住了呼吸。然后消息传来:她没事。“只是晕倒了。”女演员当天提早回家休息,第二天照常出现。

当然,拍摄也不总是这么艰难。最初的拍摄计划将其分成了非常简短又具体的镜头,这样一来不同角色的拍摄分配到了不同的夜里,需要更少的卡司和群演,因而更为容易。这也是好莱坞拍摄战争场面的标准方法。

“我们建好了一个巨大的临冬城外景,一开始想的是,‘我们在这边拍一点,在那边拍一点,’基本就是将片场划分成几部分,好像拍摄漫威电影一样,没什么互动和即兴表演。”萨普什尼克说,“就算是拍摄《星球大战》,他们也是建立了部分片场,较大修改都在绿幕上进行。这样做合理也有效。但是我对制片人说,‘我可不想连续拍11个星期的夜景戏,没人这么干过。但如果我们不这样的话,就丢掉了《权游》最酷的那部分,而这正是让人感到真实的关键。’”

制片人同意了。“使用快速剪接,能让人看出来这些都出自后期制作。”贝尼奥夫说,“这不是《权游》的风格,也不是明格尔的风格。”所以他们更新了拍摄日程,拍摄组给新日程取了个臭名昭著的名字——“长夜”“长夜”在《权力的游戏》中指的是一场长达一代人的冬天;此前盛传《权游》的首部衍生剧就名为《长夜》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8.jpg

身处于临冬城片场,拍摄时间许久,与很多演员在条件恶劣的环境下工作,现实慢慢变得越来越模糊。“我从来没见过像临冬城这样的片场,”灰虫子的扮演者雅各布·安德森说。“不像是其他片场那样,你穿过门就是后台的木板和设备。在临冬城,你进入屋子,穿过隧道,然后发现自己在城堡的另一端。太逼真了。尤其是当天空有烟和雪,人们在身边跑来跑去,你真的会感到迷茫。有一些时候我几乎都忘了这不是真的,这感觉太离奇了。”

疲惫袭来,但每个细节依旧重要。在一场戏中,布莱德利饰演的山姆冲着替身扮演的尸鬼挥舞着剑。

“山姆看上去厉害极了。”我用崇拜的口吻对考格曼说。

制片人冲其他人说:“你们听见他说什么了吗?这就是问题。山姆不应该看起来那么厉害。”

突然间,我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但布莱德利很快调整了他的表演。再拍时,他看起来有点手忙脚乱、身手笨拙,被尸鬼的每一次攻击吓到。奏效了。一瞬间你看到的不是厉害的山姆,而是山姆威尔·塔利。

“拍摄这些大型战争镜头时,有时你会激动,”布莱德利说,“你总想让自己做到最好。明格尔和我说过,‘我知道你想表现出自己很在行。但记住你的角色。山姆并不擅长这些。你要饰演他,因为这样才会感到真实。所以不要打得那么好!’”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7.jpg

在白天,战争场景在棚内拍摄,却也一样艰难。制片场地Paint Hall的棚里要保持烟雾缭绕——石蜡和鱼油的混合物,由机器加热后排出。很快,卡司和群演就会发现自己咳出的都是鱼味烛蜡。防护措施在剧组需求倍增,还有一个演员哮喘发作被送入医院治疗。

片场休息时,满是烟雾的棚内,在一个黑暗角落里,两个人坐下喝着茶享受着片刻的休息。

“在《权力的游戏》里,我们不再是小孩了。”特纳说。

“谢天谢地。”威廉姆斯答道。

“泰坦尼克就是在这里建好的,”特纳说着,“还有童工都曾参与其中,如今此时此刻这里还有童工呢。”

“当然他们更糟,他们都没茶喝。”威廉姆斯说着。

萨普什尼克突然出现,打断了她们的玩笑:“你们知道接下来要干嘛吗?”

“我们知道。”威廉姆斯说道。

“看过你们的剧情了吗?”他问着,指的是类似动画一样的手稿。

“看过了,”特纳回答他。“我们能看整集的内容吗?”

“不行。”

“传言说有90分钟长呢。”她试探道。

萨普什尼克笑了笑便回到了他的下一项工作中。他在同时执导三个不同的摄制组组拍摄三个不同的场景,坦白地说,这也太疯狂了。“如果明格尔能够活过这个项目,这将会是他做过的最艰难的工作。”执行制片说,“对于所有人而言,这都是有史以来最艰难的工作,从来没有人这样干过。

剧透:演员和剧组活下来了。至于我们喜欢的角色呢?他们的命运还是秘密。剧组成员做了“我们活过长夜”字样的外套,演员们而今也平安无恙地谈论着他们的战争故事。“努力工作在这部剧里得到了回报,”威廉姆斯说。“每一天的拍摄结束后,你都知道这将是这部标志性作品的一部分,而它一定会令人惊叹。”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5.jpg

当然,在最终季里,粉丝还对其它集抱有更高期待:全剧的最后一集,至高机密,由贝尼奥夫和魏斯执导。

对于剧终而言,保密则被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拍摄时,只有那些戴着“第六集”特别标记的剧组成员才能在场,还有一些场景在封闭片场拍摄。我和制片人开玩笑说,如果他们选择拍摄最终集是为了不想让多一个人知道结局的话,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如果有些事情你已经铺垫了够久,会有一些特定的方式去表达每个瞬间,”魏斯解释到,“并不是简单的‘这个镜头或那个镜头’,虽然可能有些时候的确是这样。不过让其他人拍对这种感觉也并不公平。我们可能要趴在他们的肩膀上看每次拍摄,把他们逼疯,让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艰难。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我们宁愿自己来完成。”

《权力的游戏》结局是什么样呢?卡司们已经在媒体的采访中透露过一些反应了。要知道,这可是一个颠覆传统的奇幻故事。你也要清楚,贝尼奥夫和魏斯一直说他们并不在意粉丝的想法和夙愿。

当然,也别误会……

“我们希望大家喜欢它,”魏斯说,“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花了11年做这件事。我们也知道无论做什么,就算是拍了最理想的版本,肯定还会有一些人痛恨这种最圆满的结局。也不可能有这种版本:所有人说,‘我得承认,我同意地球上所有人的看法,这是最完美的结局’——这是一个不存在的现实。我只是希望像当初《绝命毒师》最终集讨论那样,‘结局打A还是A+?’”

贝尼奥夫补充道:“从一开始我们就讨论过这部剧的结局了。一个故事如果结局糟糕那就算不上好故事。当然我们会担心了。”

大结局将在美国时间5月19日播出。全球数以百万的粉丝将会等着,看哪些角色死了,哪些角色活下来(如果有的话),谁会坐上铁王座(如果有的话)。然后我们会进入《权力的游戏》后时代,所有人的守望到此结束。

贝尼奥夫直言不讳说出了自己的大结局观剧计划。“我计划大醉一场,”他说,“然后远离互联网。”

注:英文原文来自美国《娱乐周刊》(ew)[1]片场专访。

Huijigame QRcode2 web.gif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avatar
灰机GAME 朱丽叶
想给各种美剧开维基
190614 zy 1.jpg
一亿小学生作业梦想,《作业疯了》6月14日上架PC
新闻:2019/06/14/一亿小学生作业梦想,《作业疯了》6月14日上架PC
Sor2019061302.png
《复苏之种》明天就要上架了,这是一个回合制的模拟生存游戏
新闻:2019/06/13/《复苏之种》明天就要上架了,这是一个回合制的模拟生存游戏
Weplay2019061101.jpg
武汉最强游戏嘉年华攻略,WePlay Fest邀你现场刷副本
新闻:2019/06/11/武汉最强游戏嘉年华攻略,WePlay Fest邀你现场刷副本
190611 JS 1.png
《野蛮星球之旅(Journey to the Savage Planet)》亮相E3,开启欢乐的异星之旅
新闻:2019/06/11/《野蛮星球之旅(Journey to the Savage Planet)》亮相E3,开启欢乐的异星之旅
190608 AF 1.png
动作沙盒游戏《美国逃亡者》:犯罪、逃亡与复仇
新闻:2019/06/06/动作沙盒游戏《美国逃亡者》:犯罪、逃亡与复仇
Stream2019060700.png
凛冬之后,幻改剧的春天就要来了
新闻:2019/06/07/凛冬之后,幻改剧的春天就要来了
E32019060700.jpeg
E3展前发布会上一些你可能期待的东西:微软、贝塞斯达和Devolver
新闻:2019/06/07/E3展前发布会上一些你可能期待的东西:微软、贝塞斯达和Devolver
190606 ND 1.jpg
又是一年E3来到时,今年的任天堂会向我们展示点什么?
新闻:2019/06/06/又是一年E3来到时,今年的任天堂会向我们展示点什么?


20190320迪士尼收购福克斯 (9).jpg
迪士尼713亿美元收购生效 X战警死侍回归漫威宇宙
新闻:2019/03/20/迪士尼713亿美元收购生效 X战警死侍回归漫威宇宙
20181207权力的游戏预告解读图8.jpg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先导预告解析:冰火碰撞 大战在即
新闻:2018/12/07/《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先导预告解析:冰火碰撞 大战在即
20180822纪念碑谷真人版电影5 副本.jpg
奥斯卡获奖者担任导演 爆款手游《纪念碑谷》将拍摄真人版电影
新闻:2018/08/22/奥斯卡获奖者担任导演 爆款手游《纪念碑谷》将拍摄真人版电影
20180620权力的游戏1.jpg
《权力的游戏》即将杀青 主演深情告别剧组
新闻:2018/06/20/《权力的游戏》即将杀青 主演深情告别剧组
20180611权力的游戏衍生剧.jpg
《权力的游戏》衍生剧已定 马丁携手《X战警》编剧讲述前传故事
新闻:2018/06/11/《权力的游戏》衍生剧已定 马丁携手《X战警》编剧讲述前传故事
20180608BadRobot腾讯2.jpg
迷失导演JJ艾布拉姆斯携手腾讯建立游戏部 华纳兄弟参股
新闻:2018/06/08/迷失导演JJ艾布拉姆斯携手腾讯建立游戏部 华纳兄弟参股
20180528救救无垠的太空6.jpg
亚马逊接盘《无垠的太空》 粉丝请愿众筹发射飞船努力终有回报
新闻:2018/05/28/亚马逊接盘《无垠的太空》 粉丝请愿众筹发射飞船努力终有回报
20180525摩根弗里曼性骚扰6.jpg
被8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摩根·弗里曼跌下神坛
新闻:2018/05/25/被8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摩根·弗里曼跌下神坛
20180523变形金刚死侍4.jpg
《变形金刚》导演携手“死侍”为Netflix打造系列动作片
新闻:2018/05/23/《变形金刚》导演携手“死侍”为Netflix打造系列动作片
20180514无限战争票房4.jpg
《复仇者联盟3》内地上映三天票房12亿 助电影登上影史总票房第五
新闻:2018/05/14/《复仇者联盟3》内地上映三天票房12亿 助电影登上影史总票房第五


avatar
avatar
TryKing
0

快了快了,终于要来了

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