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0ff01.jpg
Logo-huiji-game-201x-2019-28.png
灰机GAME 2019/02/20

漫长的旅程来到尽头,最后一点关于《最终幻想15》想说的

真是漫长啊。

《最终幻想15》本体正式发售于2016年年末。

而即将到来的3月,这款饱经坎坷的游戏最终要迎来最后一个关于“亚丹”的剧情dlc。

20190220ff02.jpg

在官方宣布砍掉庞大后续补救计划中4个dlc中的3个以后,也就意味着,这应该是我们能看到的《最终幻想15》的最终版本,哪怕他们已经出过各种合集版本,追加各种后续更新,但仍然无力阻止《最终幻想15》口碑上的扑街。

所有游戏都会让爱它的玩家在发售前后情感上产生巨大的波动,无论是好是坏——但能把这条情感曲线的区间拉的这么长的,可能也只有《最终幻想15》了。游戏发售前,它在宣发上,用了快十年,而游戏发售后,后续抢救式的更新,居然也跨越了三个元宵节。

20190220ff03.jpg

但最终,我们还是没有等到它的完全体——最后没做出来的部分,用数字小说的形式代替了,至于仅存的“亚丹”dlc,其实玩家也不是很买账:所以说,女主“露娜”的dlc没了?这个存在感本来就薄弱的女主,难道就不值得优先抢救吗?

与《最终幻想15》砍dlc同期进行的,还有制作人田畑端的离职,说实话,这是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有人觉得他尽力了,而有人大骂他厚颜无耻,牛皮吹尽,乱改原案,活该被公司扫地出门。但他的离开,也意味着这款游戏已经进入了不可修复的状态,至少,是田畑端一直在收拾这个烂摊子。

20190220ff04.jpg

现在来看,《最终幻想15》经历了两年多的补救,没有像《最终幻想14:重生之境》那样迎来涅槃重生,倒是有几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意味。

田畑端与野村哲也

由于日本游戏特殊的制作人制度,让日本游戏无论好坏,制作人的位置都十分显眼,无论走到哪都是自成一块招牌,他们个人的名声也与自己负责的游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最终幻想15》这糟糕的剧情内容,自然也让制作人站在风口浪尖上,毕竟“这游戏是你全权负责的,出了问题,玩家不骂你还能骂谁呢?”现任制作人田畑端自然受到了最猛烈的火力,尤其是初版《最终幻想15》的“第13章”,更是恶评如潮,全主线中最漫长的迷宫却是个全程潜行关卡,给诸多首发玩家留下了相当痛苦的游戏体验。

20190220ff05.jpg

但我私以为,“第13章”的大迷宫虽然形式诡异,但分量是足的,比起前面那些蜻蜓点水式的主线迷宫,几乎一捅到底的内容,如果不是全程潜入的形式让人莫名其妙,真的还算正常。

抛开这个路数不太对劲的“第13章”,其他地方大多是忙着各种赶工,处处给人一种“做减法”的痕迹:“咔,停,这段砍了吧,我们忙着赶时间。”因此《最终幻想15》也诞生了我个人见过的几个最短RPG单章,尤其是前往水都前的两章,再看看同期的《女神异闻录5》的单章内容量,只能说,抛开这游戏的种种历史遗留问题,田畑端绝对要对《最终幻想15》的现在的质量问题负全部责任。

《最终幻想15》的历史遗留问题,更容易让人津津乐道——《最终幻想15》的前身《最终幻想Versus13》是当年“新水晶神话”的一部分,当然这个计划本身也已经变成了一个无人愿填的深坑,严格来说,一开始,这是一部和《最终幻想13》亲缘关系更近的“最终幻想”系列作。

20190220ff06.jpg

这个庞大的“新水晶神话计划”在游戏领域被拆分成了三个部分,分别是《最终幻想13》、《最终幻想零式》以及《最终幻想Versus13》。

当然,这都是理论上的美好愿景,实际情况是,光《最终幻想13》本身就被分成了三个部分,《最终幻想13》、《最终幻想13-2》以及《最终幻想13:雷霆归来》,这种架构远远超越了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公司承受能力的企划被拆解,也算是一种很现实的举动。

20190220ff07.jpg

最早的《最终幻想Versus13》的负责人,正是野村哲也,也是天坑“新水晶神话”的参与者之一。

自2006年首支预告片放出,到2013年被高层拿下,野村哲也到底为这个项目做了多少?根本没人知道。而高调的多的田畑端,倒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一些自己这边的情况,总结来说就是“老大和田洋一找我接这摊子活,我压力也很大,成员一开始也不愿接这是非活儿,但我尽力做了,我自己觉得满意,甚至还有些自豪”。

所以,如今我们提到《最终幻想15》的这段往事,必然会引发关于前任野村哲也和继任田畑端的争执,“野村偷懒论”和“田畑端庸才论”,各种论调此起彼伏——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箱子”里到底有什么,也不知道《最终幻想Versus13》曾经是什么样。最新留下的,可能就是野村哲也负责的《王国之心3》小游戏里发现的那段酷似《最终幻想Versus 13》的彩蛋动画,也许这是野村个人对这个项目的一些执念吧。

20190220ff14.jpg


箱子外的世界

既然我们都无法猜透箱子里到底有什么,那就不猜了吧。

其实从2006年的《最终幻想12》开始,这个日式角色扮演游戏系列就开始进入了一种令人很难理解的状态,往往一开始想的特别多,计划特别宏伟,而做出来的部分基本大多残缺不全,根本没办法在一部游戏里把事给说清楚,其实在21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最终幻想》这个曾经日式角色扮演游戏的王者,已经变成了做出多少算多少的游戏。

20190220ff08.jpg

从拦腰斩断的《最终幻想12》、到一拆再拆的《最终幻想13》、甚至连网游项目《最终幻想14》1.0版也曾被冠以史上最烂网游称号、如今改旗易帜的《最终幻想15》更新了两年,也不过如此,这个IP的情况真的可以用“每况愈下”来形容。

抛开情怀,《最终幻想》的巅峰期其实是史克威尔独立时期。

从第一部算起,《最终幻想》在1987年到2002年的15年时间里,做了九部正作和一部网游,而在2002年到2019年,17年的时间里,出了三部正作和一部网游,而这四部的开局,就像上文说的那样,几乎都难善始善终,只有《最终幻想14》遇上了吉田直树这样力挽狂澜的制作人,让这作网游涅槃重生。

20190220ff09.jpg

游戏开发,是个信仰英雄和见证奇迹的地方,吉田直树同样作为接盘侠,临危受命,推倒重做了《最终幻想14》,从史上最烂到资料片评分过9,这是一种境遇。

但英雄不常有。

接盘失败的田畑端,离成为人民公敌只差一步之遥——因为他离职了,仅有的苦功也被认为是篡改前人遗产,胡编乱造,这是另外一种境遇。

从整体上来看,这真的是制作人之过吗?口碑也很糟糕《最终幻想13》,难道是SE的制作人在这一段时间里集体发挥失常吗?

20190220ff10.jpg

从《最终幻想13》的一拆三,到《最终幻想15》的“服务型”dlc追加,再到《最终幻想7 Remake》宣布要分章节卖,推出新作的频率也越来越慢,史克威尔已经越来越无力支撑现在3A级大作的开发,没办法按照时间需要交出足够的内容。

开发这种高规格的游戏,无论多么拔高制作人的地位,终归是体系运作,如果整个体系无力承担这种需求,效率低下,那么强求一个制作人又有什么用呢?

制作人,在这场分锅大会里,不过就是供人泄愤的靶子罢了。

毕竟,从一开始允许野村做这个项目,到让野村走人换田畑端,这一切都是来自公司高层的命令,制作人本身并没有“抢”项目的权力,他们能决定的只有游戏本身,而启用不合适的人选,更是高层的失察。

高举高打的结局

有趣的是,SE在同期推出的许多角色扮演游戏,却获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两年《尼尔:自动人形》、《勇者斗恶龙11》、《八方旅人》,口碑异常的好,但这些作品,都并没有强调把项目弄的多么大,把投入弄的多么多,也没有那么多的包袱。

其实,现在SE做非3A投入的作品,还是有一手的。

20190220ff11.jpg

但《最终幻想》能自降级别吗?

显然不能,也正是因为同样的理由,才遭遇了如此多的恶评,这就是这个系列的宿命——只能伟大,不能平庸乃至失败。

自从走上了这条国际化的道路,《最终幻想》在欧美话语权占主导地位的国际市场,要想延续曾经的辉煌,就必须参加到这场欧美主导的,永无止息的烧钱3A竞赛中——这种高举高打的风格,恰好又是几年前3A项目管理经验稀缺的日厂短板领域:从《最终幻想12》到《最终幻想15》,滚雪球式的连锁反应尽显,SE在“最终幻想”这个IP的决策上,真的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曾在一次活动中和一位3A游戏制作人闲聊过一阵子,谈到现在的国际游戏市场,他认为,现在的游戏市场其实并不是一个理想中的金字塔形,塔尖是3A,底层是独立;实际是一个沙漏形,大制作大投入是沙漏的一端,而独立游戏成为沙漏的另外一端。

剩下的游戏,只能不断的向两极逼近,而且伴随着投入的不断加大,原来看起来投入巨大的游戏也会变成中型游戏,最后只能继续加大投入来顺应潮流。

20190220ff12.jpg

纵然有名如《最终幻想》,也得接受这个现实环境,否则所谓的荣耀只会被新生IP吞没。

我相信,如果《最终幻想15》是一款投入没这么大、包袱没这么多的游戏,也许就不会做的这么勉强与坎坷。

当然,是没有这个如果的。

最终的最后

现在,应该没多少人在乎《最终幻想15》最后一个dlc会做成什么样了,至于最后被砍掉的dlc缩水成的小说,也应该只有系列拥趸会认真的琢磨。

在经历了顶着两年多的批判后,打着“服务型”游戏旗号的《最终幻想15》终于走到了最后,无论最终呈现的结果如何,我都希望,这不是真正的“最终幻想”。

《最终幻想》,它的名字就是源于一场来自游戏开发者的救赎,当年的创作者们在公司倒闭前的最后一搏,换来了日式角色扮演游戏皇冠上最璀璨的明珠,也让这个系列在创新的道路上永不停歇。

如今,这个系列已经开始机械的盲从于市场的需要,从“我想讲点什么”,变成了“要我说点什么”,对于这充满了英雄主义的名称,也带着一些淡淡的嘲讽。

20190220ff13.jpg

从预热电影《最终幻想15:王者之剑》开始,到新结局小说《最终幻想15:未来黎明》结束,3年的补完旅程终于走完了。

“真是漫长啊。”(完)


Huijigame QRcode2 web.gif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avatar
灰机GAME Deky
无题
Netease19052101.jpg
又是一年520,网易游戏现在想跟你聊聊”如何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新闻:2019/05/20/又是一年520,网易游戏现在想跟你聊聊”如何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190521netbase.jpg
网易520第五年,50款产品为热爱赋新
新闻:2019/05/20/网易520第五年,50款产品为热爱赋新
190521poke1.jpg
网易代理《宝可梦大探险》,这是第一款正式进入中国的宝可梦作品
新闻:2019/05/20/网易代理《宝可梦大探险》,这是第一款正式进入中国的宝可梦作品
190521qingli1.jpg
独立新游《青璃》携“大自然守护者计划” 亮相网易520互动文娱产品发布会
新闻:2019/05/20/独立新游《青璃》携“大自然守护者计划” 亮相网易520互动文娱产品发布会
190521sky1.jpg
陈星汉亲临网易520发布会现场,为新作《Sky光·遇》站台
新闻:2019/05/20/陈星汉亲临网易520发布会现场,为新作《Sky光·遇》站台
190521five1.png
520游戏热爱者日情报速递! 《第五人格》2019赛事计划盘点
新闻:2019/05/20/520游戏热爱者日情报速递! 《第五人格》2019赛事计划盘点
190520dinglei.jpg
丁磊:每个游戏热爱者,都有可能成为马可波罗
新闻:2019/05/20/丁磊:每个游戏热爱者,都有可能成为马可波罗
190520 1.png
《影子战术》发行商科幻新作更新中文 现正半价优惠
新闻:2019/05/20/《影子战术》发行商科幻新作更新中文 现正半价优惠


1900503 mwzt.jpg
《迷雾侦探》有感:“仿生猫会梦见电子鼠吗?”
新闻:2019/05/03/《迷雾侦探》有感:“仿生猫会梦见电子鼠吗?”
190415 jump1.jpg
从无聊到有趣,游戏角色“跳跃”的那些事
新闻:2019/04/15/从无聊到有趣,游戏角色“跳跃”的那些事
190406 Epic.jpg
从《战争机器》到《堡垒之夜》,Tim Sweeney还有他的Epic Games
新闻:2019/04/06/从《战争机器》到《堡垒之夜》,Tim Sweeney还有他的Epic Games
190331 Artifact.jpg
《Artifact》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新闻:2019/04/01/《Artifact》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20190325wolf1.jpg
玩《只狼》就像吃辣椒
新闻:2019/03/25/玩《只狼》就像吃辣椒
20190319division1.jpg
拯救华盛顿,其实并不需要那么炫酷的理由
新闻:2019/03/19/拯救华盛顿,其实并不需要那么炫酷的理由
20190312falcom0.jpg
当理想与现实交错,“闪之轨迹”最终回归童话
新闻:2019/03/12/当理想与现实交错,“闪之轨迹”最终回归童话
20190301tree0.jpg
《全境封锁2》公测内容中那些小小的风景
新闻:2019/03/04/《全境封锁2》公测内容中那些小小的风景
20190228zairu1.jpg
游戏载入的那些事儿:无聊真可怕
新闻:2019/02/28/游戏载入的那些事儿:无聊真可怕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