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jpg
Logo-huiji-game-201x-2019-28.png
灰机GAME 2019/02/15

侠客行:受金庸熏陶的游戏制作人

“今天说武侠复兴,并不是这个题材本身要不要复兴,而是一种更写实、更具有深层次价值的题材是不是可以被创作出来。”

在早先,“侠”这个概念,并不很招社会待见。

“侠”字最早的记载,见于战国时期的《韩非子·五蠹》:“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所以乱也。”

“蠹”就是蛀虫。韩非对儒生和侠客持强烈的批判态度,认为二者都是国家的害虫,若放任自流,则“虽有十黄帝不能治也”。

Hanfei.jpg
韩非子

第一个帮侠客说好话,改变其社会形象的,是司马迁。

司马迁在《史记·游侠列传》高度赞颂了侠客的优秀品格:“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戹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但从整体舆论环境说,侠仍缠杂着很多负面印象,比如无所事事、暴力集团等等。

Shiji.jpg
司马迁《史记》

对武侠进行“近代化”改造,将这题材发扬光大,使之成为与日本武士/忍者、西洋骑士比肩的“中国文化符号”的,则是金庸。

时人称“有井水处就有金庸”。今天井水已不常见,但国人仍对杨过、小龙女津津乐道,为乔峰扼腕叹息。“金派武侠”也对游戏产业造成了深远影响,金庸作品在中国游戏圈几乎成了比肩三国的超级IP,并深刻影响了几代中国游戏制作人。

Jy.jpg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去年年底,金庸先生逝世。我们联系到三位“80后”武侠游戏制作人,包括《剑网3》制作人郭炜炜、“影之刃”系列制作人梁其伟和《太吾绘卷》的制作人茄子。对他们来说,武侠小说已不只是消遣,他们有一半的人生和事业与武侠密切相关。

读武侠的孩子

看武侠小说这件事,对读者来说并不容易。

1951年解放初期,一股“扫除封建余毒”的风潮在中国蔓延。时任文化部长的茅盾和副部长郑振铎对武侠小说恨之入骨,认为此类作品“诲淫诲盗,封建愚昧气息极浓”,予以封禁。直到80年代初,金庸小说才在大陆解禁,但主流舆论和知识界反对声浪极大,称武侠小说是“文娼”、“精神毒品”——听着耳熟吗?

据说,当时有学者也沉迷金庸小说不能释卷,但骨子里却觉得看这种书见不得人。书看完了,有些学者既不舍得扔掉,又不想让孩子瞧见,便只能封箱上锁藏在床底,俨然做了什么下流勾当。

Sdyxz.jpg
经典的“三联版”金庸小说

郭炜炜就是在这种社会文化中邂逅武侠小说的,但是好在他成长在一个文化氛围比较开明的书香世家,接触武侠,还多亏了母亲的要求。

郭炜炜的母亲是作家,所以家里藏书甚巨,品类驳杂,就包括武侠小说。小学时候,郭母督促儿子多看课外书,她认为开卷有益,看什么不限制,但每天读多少页有硬性指标,还要抽查。

在翻阅家里藏书时,郭炜炜翻到了《书剑恩仇录》,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情怀、快意恩仇的爽快和轻功飞檐走壁的浪漫深深吸引着郭炜炜。小时候他还经常梦到用轻功飞天遁地,好不逍遥快活。由于对轻功的偏爱,他一直想将轻功做进游戏。后来他实现了梦想,《剑网3》成为国产网游“轻功时代”的开创者。到初中时期,他就把金庸所有小说都看完了。

20190203181015.jpg
郭靖小公子的画作

武侠小说深刻影响了郭炜炜的价值倾向。后来,他给自己大儿子取名叫“郭靖”,颇可显示出他独特的性格特征和对小公子人生轨迹的期望:“除了希望他做一个为国为民、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我还希望用郭靖一句话勉励他:人家练一天,我笨一点,一天练不会,那我练十天。我觉得这种精神是很重要的,人的资质是天注定的,或许你不是最聪明,但勤奋能弥补很多东西。”

梁其伟比郭炜炜还要小一些,接触武侠已经到了90年代初期。

小学五六年级时,梁其伟在学校门口的租书店里偶然捧起一本《射雕英雄传》,从此如痴如醉,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那时租书虽然不贵,但他付不起押金,便只能在书店里看。后来,因为频繁光顾跟老板熟了,老板看这孩子老实伶俐,免了他的押金,从此梁其伟就经常来租。为了不辜负这种信任,他每次都抓紧时间看完尽早还。就这样,同样是在初中时,他就读完了金庸全部小说。

梁其伟的故乡是海口。90年代初的海口民风剽悍,江湖气还很重。梁其伟还记得当年几个小青年跑到试验田偷吃龙眼被职工抓到,几位大汉把他们的头按在化粪池里用口鼻吞了足足一分钟。还有一次,两个抢劫犯在街上抢了东西逃进他们院,结果被某个街坊用竹竿一棍撂倒俩,接着二人很快被邻里团团围住,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咒骂、求饶和哀嚎连成一片,不绝于耳:“我听到了那拳拳到肉,结结实实的声音——把人往死里打的声音,跟武打片的音效是完全不一样的……真能让人血脉贲张。”当时小梁其伟就在旁边,还捡了块石头想要“立功”,但他被妈妈紧紧拉住——不过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他也根本挤不进去。

或许是这种社会氛围,客观上导致武侠小说在梁其伟的校园环境中比较流行,成为风潮。当时并不是所有孩子都有买或租的条件,经常是一套书全班同学传阅;甚至夜里熄灯了,还有同学打着手电筒在蚊帐里看,但那时主流社会文化对武侠小说的态度仍不十分友善。有一次,某位同学在课上偷偷看武侠小说被老师逮到,老师当着全班的面,把书撕了个粉碎,并大骂“看这种书有什么出息!”

这只是件小事,在班里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连被撕书的当事人都没向老师提出抗议,但梁其伟却一直觉得不舒服、心里有个疙瘩,记了好多年:“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挺不可理喻的行为,但当时大家好像都觉得很正常——正式因为这种‘正常’,现在想起来才格外不正常。当时大家都觉得‘幸好没逮到我’,而不是反思老师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可见当时的社会氛围,大家就是觉得(看武侠小说)这个事情不太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

茄子只比梁其伟小一岁,但身边环境和武侠小说的流行程度却又大相径庭。

茄子是湖南人,他接触武侠的契机跟很多人一样,是TVB武侠剧。大概八九岁的时候,茄子偶然看到电视台放映的《雪山飞狐》,从此踏入了武侠的大门。十岁以后,茄子开始尝试阅读原著,此后几乎每本金庸小说他都看过六七遍,但他更喜欢金庸早期作品,时代背景越靠后的,他看得越少。与梁其伟所处的环境不同,茄子身边看武侠的同龄人非常少,他同学间最流行的书是《北斗神拳》和《圣斗士星矢》,茄子没什么和同龄人讨论的机会,但相对的,反武侠小说的“卫道士”也已经少了很多。

Tvb.jpg
TVB武侠剧《雪山飞狐》

茄子是个感情细腻的人。他最喜欢杨过,向往《神雕侠侣》里浪漫、凄美的爱情:“印象最深的桥段有两个,一个是杨过在终南山救下小龙女,另一个是他们两人在绝情谷底重逢。每次看到这两段,都会鼻头一酸。我很羡慕他能够获得一段至死不渝的情缘,两个人都是那么纯真,都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茄子信佛,所以也喜欢《天龙八部》字里行间的禅意和“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悲天悯人情怀。小时候,茄子喜欢养小宠物,比如小鸡、小鱼,和大家都已熟知的蟋蟀等等。这些小动物寿命都很短,每次小伙伴离世,茄子都会郑重地将它们下葬,还幻想它们是自己的“雕兄”,跟它们说话、祷告,并相信它们能入轮回,若干世后还能与自己相见,其心地质朴淳良,可见一斑。

Jymap.jpg
金庸地图

武侠之所以对青少年有如此强的吸引力,除了光怪陆离的武功和快意恩仇,还因为金庸创造了一个有别于现实的“江湖”,一个时间跨度绵延上千年的武侠世界——用今天时髦的话讲,可以叫“金庸宇宙”。这个世界有自洽的行为逻辑和运行模式,很多基础设定已经走出金庸小说原作的范畴,影响深远,以至于我们已经不仅当它是“金庸小说设定”,而视作一种常识了,比如“泰山北斗”是少林、武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江南武林几个世家很有名;在南疆就一定有那种用毒虫和诡异功夫的苗族门派;西域就有一些源自祆教、秘宗的武学……

“侠”与“江湖”

何谓侠?

《说文解字注》道:“荀悦曰:立气齐,作威福,结私交,以立彊于世者,谓之游侠;如淳曰:相与信为任、同是非为侠。所谓权行州里,力折公侯者也。”

“侠”是游离在社会边缘的人,其行为模式不轨于主流规范,导致侠更多以批判的视角去审视社会,形成了独特的思维逻辑和精神品质。某种程度上说,侠的精神比他们的剑锋更锐,这也就促使他们面对社会不公时更多选择挺身对抗而非顺从或妥协。

但近年武侠进入“低潮期”。比起风靡的“仙侠”,年青一代喜欢武侠的人已不多。或有人质疑武侠作为中国传统的“土味儿幻想”,在今天已失去了生命力基础,显得“过时”了。对此,做了十年武侠网游,且成绩斐然的郭炜炜显然不会认可。

Weixiaobao.jpg
韦小宝是金庸笔下最后一个,也是最特立独行的“侠”

“郭靖到石破天、令狐冲、韦小宝,金庸塑造了风格各异的侠客主角。我认为这种多样性让金庸小说更加精彩,每位主角代表了一种中国思想的套路和价值观倾向;而这种变化本身是非常可贵的,证明思想本身在进化。”

郭炜炜认为,“武侠”的核心在侠而不在武,这种精神内核是诸子百家思想的延伸,是一种基于思想文化传统,对“英雄”和力量的渴望与解释——而这种思维模式其实不限于中国,是具有普世性的。

他拿自己很钦佩的漫威做类比:“”我们把‘Iron Man’翻译成‘钢铁侠’,恰恰证明某些思维模式在不同文明中是互通的。漫威的超级英雄都非常具有时代意义,有其诞生的独特历史背景。比如美国队长诞生在二战期间,他传递的时代精神就是对抗纳粹;到了钢铁侠那个年代,美苏冷战,美国社会希望出现另一种英雄;蜘蛛侠重拍的时候我感触最深,那年我在美国留学,正好赶上911。那时纽约正处在创伤之中,蜘蛛侠就是个纽约本地英雄,那部电影出来后给纽约市民的精神治愈作用是非常大的。我就由此联想到中国武侠,金庸先生的成就,正是因为他的作品赋予了那个时代中国人精神与幻想。”

Guojing.jpg
郭炜炜给儿子取名“郭靖”能看出很多人生期许

换言之,“侠”的本质并不是“以武犯禁”或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甚至压根就不是某种具体的精神品格。“侠”是一种行为,是“赋予一个社会以时代精神”的过程和行为模式本身。而行为模式是没有时代之别的,且越是经济蓬勃、昂扬向上的时代,越需要这种“侠道”来完成社会思想和价值观构建,所以自然也无所谓“过时”,只是需要有人站出来,重新思考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时代精神”,把这个东西重新包装、解读,让大家对“侠”有新的理解。

《剑网3》近年一直致力于推动“年轻化”战略,并且卓有成效。2009年《剑网3》公测的时候,用户平均年龄是26岁,郭炜炜说,当年他们只是想做一款自己喜欢的武侠游戏,而第一批玩家跟他们当时年龄相仿,证明目标其实实现了。但在运营十年后,今天《剑网3》用户平均年龄降到了不到22岁:“如果第一批玩家当年26岁,今年应该36岁了,与今天《剑网3》用户的年龄层有15岁的差距。不断涌入的新玩家一方面仍使《剑网3》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另一方面也证明武侠年轻化是完全可能的。”

关于武侠的“普世性”,梁其伟也有同感。即便今天侠义的“武侠”在花样繁多的娱乐形式中有所式微,但他认为武侠精神是可以跨越时间和民族的,广义的“武侠精神”其实在很多现代作品中都有体现:“我最近在玩《荒野大镖客:救赎2》,在我看来这就是个美国人的“变种”武侠故事,里面的所有桥段都可以类比成武侠。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各个国家、民族文化有差异,但大家所追求的东西其实很相似。人性在很多层面上是相通的,在失去束缚、你拥有最强暴力手段的情况下,如何去运用暴力?这种思考我认为是很有现实意义的,也是国际化的、能够传播的。”

5a741e8e9f58c.jpg
在梁其伟看来,《荒野大镖客》是个“变种”武侠故事

但与郭炜炜更有朝气、昂扬向上的解读不同,或许是因为梁其伟的成长环境更复杂,他看武侠作品视角更尖锐、更赤裸、更批判——或者说他更关注侠和侠文化的悲剧属性。

梁其伟在海口郊外长大,他记得小时候的故乡空气清新、风景宜人,小溪里还有鱼,夏天他特别喜欢坐在山头看风景、下水捉鱼玩。90年代初,海南掀起一股房地产热,开始大兴土木,梁其伟宁静的生活一夜之间被打破:他喜爱的南国海洋风光和小溪里的鱼不见了,大片的楼群拔地而起。然而好景不长,后来房地产泡沫破裂,留下大片裸露着钢筋混凝土的烂尾楼。小梁其伟坐在山头看着风景变迁,有种超现实主义的魔幻感觉。

这种社会现实的刺激,使梁其伟更喜欢金庸后期的作品。他最爱《笑傲江湖》,因为这是一个更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故事:“金庸前期作品,像《射雕英雄传》,里面所有人都很可爱——哪怕是欧阳锋都很可爱——没有一个人塑造成我们现实社会里那种真正的‘可怕’,《笑傲江湖》里就很多了:岳不群、左冷禅、任我行、东方不败、木高峰、余沧海……你会发现里面几乎就没什么好人,都有一些‘恶’的种子在里面;甚至少林的方证大师、武当的冲虚道长,也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特别好的人。那么这个江湖其实是更残忍、更野蛮的,但在这种环境下,人性那些发光的东西才显得更宝贵——在‘射雕’里当个好人不可贵。”

Xajh1.jpg
令狐冲与岳不群

梁其伟喜欢令狐冲的潇洒自如和“出世”不同流合污的态度,但他更敬佩的,却是配角莫大先生。莫大先生是衡山派掌门,品行高洁,私德无亏。他不屑向强权谄媚,却也不公然为敌,而是选择明哲保身,趁敌不备狠攻一记,在旁人不见时扶被害者一把。

梁其伟对莫大先生评价很高,认为他已经做到了那种环境下“善”的极致——这种极致就是“不管”:“他放弃了为国为民、拯救什么东西的幻想——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或许能改变一些局部现象,但改变不了趋势和本质。那么这种情况下,维持住自己内心正义的天平是OK的。这种价值观听起来有点‘犬儒’,但金庸把它包装成了更容易令人接受的东西。”

梁其伟认为,这种现实主义的笔触是金书的菁华,最具启发意义:“我们上学的时候,一定会有些老师、教授像莫大先生,反之肯定也有人像左冷禅或者岳不群。那么在这种社会环境下,你也必需成为‘老江湖’:懂套路、有手腕,但也有自己的底线。如何坚守住底线,获得内心的平静,从而做到‘笑傲江湖’,我觉得是金庸给我最大的启发。”

Moda.jpg
莫大先生

从价值观上说,梁其伟当然也敬佩郭靖这样的“侠之大者”,但他认为这种人格模板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只能作为一种精神寄托:“第一,你不太可能成为郭靖。第二,即便成为郭靖,你在现实中也很难获得郭靖那样的影响力。郭靖在射雕前两部曲中的影响力,政权几乎是无效的,‘江湖’这个地下社会成了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武林实际上变成梦幻的、充满浪漫色彩的,郭靖家的后花园了。以郭靖、黄蓉为中心,他们控制了绝大多数门派,统一了价值观和话术体系,‘江湖’架构里已经不存在郭靖团体的敌人了,所以只能从外部去找,把蒙古人树立成反派。第三,就算是郭靖,也没守住襄阳。”

在对话中,我常常为梁其伟的精辟论断击节赞叹,但也隐隐感到一丝凄凉——因为这些论点都透出一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苦味。梁其伟对莫大先生的推崇,可能是将自己的际遇投射到了莫大先生身上;他憧憬令狐冲,令狐冲面对世间尔虞我诈选择自我放逐,但“隐士”生活方式早已成了一种精神遗产和行为艺术,现代人是没有这个选项的——何况是公司创始人和CEO。如果强行为之要“金盆洗手”,恐怕届时连莫大先生的境界也不可及,只能做刘正风了。正如《侠客行》四句诗总结的那样:天地四方为江湖,世人聪明反糊涂。名利场上风浪起,赢到头来却是输。

Xajh2.jpg
“笑傲江湖”是很多人追求的人生境界,但能做到的又有几人呢?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金庸本人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和新修版自序里强调,武侠小说是“市井文学”,他写小说目的是为了卖报纸,创作方式是周末一蹴而就,不值得深入推敲:“我不想载什么道,我在写武侠小说的同时,也写政治评论,也写与历史、哲学、宗教有关的文字,那与武侠小说完全不同。涉及思想的文字,是诉诸读者理智的,对这些文字,才有是非、真假的判断。”但是,因为金庸学识渊博、才华横溢、笔力甚深,其小说产生的共情和影响已远远超越了初衷本身。

这种从光怪陆离的武学世界中洞见生命的能力,是源于武侠小说的现实主义和人文主义色彩,也是武侠有别于奇幻仙侠的核心魅力。修真的世界缥缈奇诡,但对某些人来说,那个世界太玄远。孔子不语怪力乱神,曾曰“未知生,焉知死”;“天道远,人道迩”——此世还没活明白,又何必操白日飞升的心?

Jin.jpg
这“十四天书”已成为三代人的时代记忆

与“仙”相对,“侠”的概念是入世而非出世的;“侠道”是行为准则而非哲学思想。一个人品行高洁、学识渊博,能高谈阔论、著书立说,成一家之言,他可能是“士”或者“儒”,但不是“侠”。侠是世俗且实践的,侠必需有做为,这就注定了武侠小说的着墨点全在人间而非天界。而时至今日,当年被贬损为“精神毒品”的武侠小说已走进了语文教材;当年看武侠小说长大的孩子绝大多数成了这个社会的建设者而非破坏者;我也没见过有什么确凿证据证明某些罪犯是因看了武侠小说杀人放火。

武侠游戏复兴之年?

经历多年沉寂,2018年诞生了《太吾绘卷》、《河洛群侠传》、《天命奇御》等几款各有特色的武侠游戏;如果算上网游,还有个引发万人空巷盛况,但高开低走的《逆水寒》。武侠游戏似乎正迎来复兴。但是三位制作人对武侠游戏发展的现状、理想的武侠游戏形态,以及如何“复兴”,都有自己的理解。

郭炜炜理想中的武侠游戏是迪士尼一样内容丰富、文化氛围和价值观足够包容,且年轻化的“武侠主题乐园”,他也是以这个标准打造《剑网3》的。“《剑网3》一直是一款包容性非常强的游戏,不会说因为你充了值,或者玩的时间长,有积累性优势就高人一等,技术差的玩家也不会受歧视,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游戏方式和喜欢的内容。”

在梁其伟眼里,“武侠游戏复兴”是个微妙的概念。因为符合他标准的“武侠游戏”就没几款:“这就是可悲之处。我认为现在的武侠游戏都是披着武侠皮的‘仙侠游戏’——即使是直接使用金庸古龙IP改编的游戏也一样,它们的风格、调性都不够武侠,在我看来还没有《荒野大镖客》像武侠游戏。我也经常批评我的员工写的剧本不够‘江湖’,因为你对江湖没有那么深的理解——我们上班的人不是‘江湖人’,是‘体制内’的人。”

Yuxue.jpg
梁其伟第一款游戏《雨血》

“今天市面主流的武侠游戏,首先色调非常明艳,而且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印象,就是那种粉红的桃花、翠绿的草地和宝石一样湛蓝的天空所构成的场景;人物都衣着很华丽,雕龙秀凤。这样的东西不是我认为的武侠——在那种无秩序、动不动就杀人的世界中,人一定不穿成那样;场景也一定不长成那样。”

梁其伟认为,从剧情调性和美术风格上说,在那种蛮荒、无秩序、无政府的世界观架构下,所有东西都应该是寂寞、灰暗的:“我心目中表现武侠比较好的作品可能要从徐克早期作品,甚至更早的‘邵氏武侠’中去找。像《新龙门客栈》那样,大漠黄沙,人显得很孤独,角色造型朴素、扎实,这样的东西是我印象中比较好的武侠意象。”

Xlm.jpg
《新龙门客栈》

尽管三人对武侠游戏的理想形态见解不同,但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一定要做原创IP。抱着经典小说IP改编只会把这个圈子和用户群越走越窄,没有出路。

《剑网3》自不必提,《剑侠情缘》是个做了20多年的原创IP。

茄子的工作室年底刚刚成立,接下来他要集中精力完成《太吾绘卷》。“如果是我个人的话,我肯定只想做全原创的东西,”他说道。“别人的东西虽好,但不代表一定要跟在别人已经走顺的路后面走。做为一个独立游戏团队,应该去走别人没走过的路。”

茄子最喜欢的武侠游戏是河洛工作室的《金庸群侠传》。在他心目中,金庸小说构建的世界是宝贵的经验和财富,武侠是属于世界的,武侠游戏就应该是高自由度、有探索性的开放世界游戏——而目前的《太吾绘卷》,按茄子自己的话说,内容完成度至多只有20%;至于表现力层面,由于技术实力有限,只做到了0%。如果有机会,他非常想把中国的山川河流、风土文化表现出来。

Taiwu.jpg
《太吾绘卷》的棋盘式地图其实是技术和游戏性相妥协的结果

我问茄子,如果都没人做IP改编,“经典武侠”无人问津了,岂不是很悲哀?他答道:“只有新的好东西越来越多,未来才会越来越好;相反,一直在用前人的东西,才会悲哀。”

梁其伟也持相似的看法,他直白地表示,灵游坊对购买经典IP做改编既没财力,也没兴趣:“我们一向认为经典就该那样,是神圣不可侵犯、大家都去敬仰的,而不是拿它去改编或者商业化。实现商业目标应该做自己的IP。”

况且梁其伟还认为,所谓的“经典武侠”必然会像京剧一样,从市井艺术、通俗文学逐渐变成庙堂艺术,却越来越曲高和寡。武侠迷不应该对这个过程感到悲哀,经典武侠也无需借游戏这种载体和形式谈复兴。至于当下,自然会孕育只属于这个时代的流行趋势和“新武侠”。

“今天说武侠复兴,并不是这个题材本身要不要复兴,而是一种更写实、更具有深层次价值的题材是不是可以被创作出来,那么形式不只有武侠。比如说我要创作一个科幻题材,讲的是星际间运送货物的人,他在航行中会遇到很多恩怨情仇,有海盗要干掉他。那么这样一部作品,它里面难道没有一些武侠精神么?只要是中国人做的,它就一定有一些痕迹在里面,作者就会认为这个主角就是‘镖师’,然后借鉴武侠的创作手法去写这个科幻作品,我觉得这不失为一种好现象。”

Wuxia.jpg
即便载体不同,但只要是中国人写,就多少会有武侠的韵味在里面

尾声

告别金庸,武侠进入了“后大师”时代,内容水准也从“天才”构建的幻想世界回到了普罗大众。那么在这样一个时代,武侠和武侠游戏本身都面临着“近代化”,这是上一代大师完成历史使命,给今天青年创作者留下的历史课题和接力棒。


Huijigame QRcode2 web.gif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avatar
灰机GAME 建安余韵
Mwzt3151.png
像素剧情解谜游戏《迷雾侦探》将于4月30日登陆Steam平台
新闻:2019/03/15/像素剧情解谜游戏《迷雾侦探》将于4月30日登陆Steam平台
Sc31500.jpg
还记得那个国人开发的“死神模拟器”吗?现在你在主机上也可以玩到它了
新闻:2019/03/14/还记得那个国人开发的“死神模拟器”吗?现在你在主机上也可以玩到它了
Syzq00.png
战棋游戏《圣女战旗》即将发售,你可以扮演拿破仑的妹妹改变历史
新闻:2019/03/14/战棋游戏《圣女战旗》即将发售,你可以扮演拿破仑的妹妹改变历史
20190312falcom0.jpg
当理想与现实交错,“闪之轨迹”最终回归童话
新闻:2019/03/12/当理想与现实交错,“闪之轨迹”最终回归童话
190311 DMC 1.jpg
是的,你就是动作天尊,卡普空
新闻:2019/03/11/是的,你就是动作天尊,卡普空
20190309got01.jpg
《权力的游戏》大结局要来了,我倒不是特别期待
新闻:2019/03/09/《权力的游戏》大结局要来了,我倒不是特别期待
MOMO0.jpg
Momo死了,是时候让诅咒结束了。
新闻:2019/03/07/Momo死了,是时候让诅咒结束了。
Siech01.png
索尼“中国之星计划”公开最新消息,七款新作首次亮相
新闻:2019/03/07/索尼“中国之星计划”公开最新消息,七款新作首次亮相
20190301tree0.jpg
《全境封锁2》公测内容中那些小小的风景
新闻:2019/03/04/《全境封锁2》公测内容中那些小小的风景


5a741e8e9f58c.jpg
春节就玩它:2018年编辑的挚爱游戏评选
新闻:2019/01/25/春节就玩它:2018年编辑的挚爱游戏评选
Mb0.jpg
故宫文创新脑洞:《绘真·妙笔千山》国宝画中游
新闻:2019/01/01/故宫文创新脑洞:《绘真·妙笔千山》国宝画中游
153 170613132607 1.jpg
2018游戏业大事记:有艰辛也有希望
新闻:2018/12/26/2018游戏业大事记:有艰辛也有希望
Tit.jpg
《剑网3》新版上线之际聊聊我认识的郭炜炜和他的大哉问
新闻:2018/12/20/《剑网3》新版上线之际聊聊我认识的郭炜炜和他的大哉问
QQ截图20180830202317.png
《剑网3》制作人郭炜炜:做50年后令人敬仰的企业
新闻:2018/08/30/《剑网3》制作人郭炜炜:做50年后令人敬仰的企业
20180824sh0.jpg
《说谎公主与盲眼王子》: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新闻:2018/08/24/《说谎公主与盲眼王子》: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20180823xl0.jpg
上周日本市场销量数据:哪个小孩子不爱过节?
新闻:2018/08/23/上周日本市场销量数据:哪个小孩子不爱过节?
20180821ya0.jpeg
《如龙3》HD版评测:都说隔夜饭炒着香?
新闻:2018/08/21/《如龙3》HD版评测:都说隔夜饭炒着香?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