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2.jpg
Logo-huiji-game-201x-2019-28.png
灰机GAME 2019/01/30

对不起,我退了《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款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上个周末,《生化危机2 重制版》在全平台推出。

对于《生化危机2》,不用多做介绍。就算没玩过,大家听到这名字也得礼让三分。许多年以前,我在黑网吧里刚刚接触到这款游戏的时候,被浣熊市的丧尸群吓了个半死。当时的里昂·肯尼迪,只是到警察局上班第一天的嫩条子,尚未博得4代“李三光”的美名;克莱尔·雷德菲尔德,也不过是个来找哥哥的素人大学生,毫无战斗力可言。两个这么弱的主角,加上异常匮乏的弹药资源,放今天也是个高难度的生存游戏,但《生化危机2》本质上还是个解谜游戏,你只有破解千奇百怪的刁钻谜题,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我至今依然能清楚地回忆起《生化危机2》带给我的那份恐惧,还有恐惧背后,吸引着我不断反复作死和读档的游戏魅力。但对于当初的我而言,这游戏终归是太难了。直到从同学地方蹭到一本也不直到他从哪儿搞来的复印游戏攻略以后,我才勉勉强强地通了关。

Pe2 2.jpg
当初的主机和电脑配置有限,游戏的背景,实际上是2D贴图。

《生化危机2》无疑是那个时代的经典,它催生了同系列后来大大小小的正传外传作品,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影与动画。甚至可以说,这十多年来风靡全球的丧尸文化,《生化危机》系列即使不算始作俑者,也至少是个重要的推手。

这就是为什么2015年卡普空正式对外宣布要推出《生化危机2》重制版时,会引发全球媒体和玩家关注的原因。

接下来的故事你也清楚:在经过了几年的开发后,上周五,这款游戏正式在各大游戏平台上发售。国内的各大视频网站主播,即使明知播出这款游戏可能会遭封禁,也要顶着“我来警察局上班第一天”、“里昂和克莱儿的故事”的名号,疯狂地吸流量。而各大平台和淘宝商户,也借这个机会赚了个盆满钵满。

截至1月29日,《生化危机2 重制版》已经卖出了300万份,成绩不可谓不喜人。

但其中并没有我的一份。

准确来说,其中曾经有我的一份。周六上午,我还掏了钱,在Steam上买了个《生化危机2》的豪华版,但两个小时以后,我选择了退款。

在那两个小时里,我操纵着只带了八发子弹的里昂冲出加油站,闯进浣熊市警察局,在东西两侧的侧廊里穿了个来回,找到并解开了两个雕像谜题,甚至看到当初令我心惊肉跳的舔爷从窗外一闪而过。

Pe2 4.png
欢迎来到浣熊市。

可是我的心情无比平静,没有丝毫波澜不说,甚至感到了深深的倦意。看了眼游戏时间才刚刚两个钟头,我关掉游戏,向客服申请了退款。

对一款恐怖游戏来说,恐怕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让玩家犯困更糟糕。不幸的是,我真的对《生化危机2 重制版》提不起劲。

游戏的画面显然可圈可点。时隔二十载重制的《生化危机2》,完全符合如今3A级大作的水准。在可以自由转动的视角下,丧尸围城的浣熊市显得如此逼真。而Capcom贴心地给丧尸们准备的断肢系统,也让这些行尸走肉栩栩如“生”。

Pe2 3.jpg
为了和谐,僵尸我就不贴了。不过,你看得出图中这个粗糙的模型,其实是好多玩家的梦中情人艾达·王吗?

让我感到了深深困倦的,是游戏的核心玩法,。从玩到的部分来看,《生化危机2 重制版》的关卡设计,和二十年前的旧作没有多大区别。当初那些让我翻攻略才能解开的谜题,都得到了完整的保留。连不少物品隐藏的位置都没有发生区别。里昂面对丧尸时的无力感,同样一如当年。换了战术持枪姿势又怎么样,子弹就这么多,小刀耐久就这么点,假如不照着攻略来,在不该浪费弹药的地方浪费了弹药,哪怕捱到了暴君战,该凉还是要凉。

对于游戏玩法本身,我并没有批评的意思。只是同样的故事,我当年已经完整地经历过了一遭。再来一次难免味同嚼蜡。这就跟看犯罪片一样,假如你已经知道了谁是真凶,谁又要在哪个时间点以什么样的方式被谋害,那乐趣肯定会少上一多半。更何况当年马赛克画风下凶恶骇人的丧尸,在经过这些年《求生之路》、《七日杀》、《死亡岛》等等游戏的锻炼后,即使换成了精致的模型,在我眼前,也显得亲切而随和了起来。

Pe2 5.jpg
我眼中的丧尸。

游戏发售次日,我问了几个买了《生化危机2 重制版》的朋友,他们对游戏什么感想,发现都在喊真香。隔了三天再问,没接触过《生化危机2》的朋友,依旧兴趣不减,但当年玩了原作的几个老屁股,虽然真香不改口,进度却普遍如龟速,八成要搁在神坛里喜加一了。

这两年老游戏重制的风潮非常生猛。史克威尔艾尼克斯重制了一大票《最终幻想》,动视有好几部《使命召唤》,暴雪有《星际争霸》,今年还有部《魔兽争霸3 Reforge》。最搞笑的是EA,他们的首席运营官15年的时候还喷了一波,说重制游戏等于承认自己江郎才尽,EA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去年宣布重制两部《命运与征服》的时候,脸疼不疼。至于Capcom,它老早就被尊为冷饭天尊,重制游戏的历史悠远漫长。当然,这种做法完全可以理解:包括《生化危机》在内,Capcom手上的著名IP多到数不胜数,甚至可以和任天堂一样出个自家的全明星大乱斗。既然有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一下,岂不可惜?

其实“重制”的概念在大陆比较混乱,无论仅仅把贴图高清一下,拉拉分辨率的HD化,还是动用新引擎把游戏从头打造一遍的Remake,都可以叫做重制。不过无论何种方式,厂商的目的都在于以相对低廉的成本,稳定地榨取一波老IP的价值。由于能得到重制的游戏当年都有着不错的口碑,积攒了许多人气,它们的质量下限还是有着保障的。

Pe2 6.jpg
以SE的速度,大概到PS6推出,《最终幻想7 Remake》就能面世了。

但是这两年游戏大厂重制作品那么多,一副恨不得占掉新发售作品的半壁江山的架势,也反应出游戏行业的生态不太健康。一方面,大厂不创作(也可能是创作不出)新的作品,只能选择炒炒冷饭,出出换汤不换药的续作混日子,游戏的进步几乎只体现在越来越好的画面上,玩法毫无新意。另一方面,如今的玩家也挺吃这套,《生化危机2 重制版》300多万的销量就很能说明问题,至于其他那些重制的游戏,也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厂家亏过钱——想想也是,要不然咋会一款接一款地重制呢。

我常常回想起自己十几岁翻我妈的钱包,偷点零花钱去电脑店淘盗版盘的时光。那时印入我眼帘的,几乎都是琳琅满目的新作品。即使是重制游戏,就拿《伊苏1&2》来打比方好了,不变的也只有标题,内容和玩法都会大换血。从游戏开发的角度来讲,《伊苏1&2》比起今天的重制,那可真是高到不知哪里去了。甚至今天《生化危机2 重制版》这种砸进3A级开发资金的也没法比。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那会儿的游戏多为新作,你随便挑两张碟,甭管质量好坏,至少能感受到游戏制作者想要做出些新东西来。唯一能限制住你享受乐趣的,只有干瘪的钱包。

当初的我,想买游戏而没钱买。今天的我,已经不用偷我妈的零钱买游戏了。可是看看这充斥市场的育碧式3A开放世界游戏,或者一款又一款重制的经典,却处在了另一种有钱却买不到游戏的窘境中。

Pe2 7.jpg
说个题外话,《旺达与巨像》的重制版,也不知道翻译哪根筋搭错了,国内的正式译名叫《巨像之咆哮》

说实话,在游戏如潮水般重制的当下,我还蛮羡慕新玩家的。对他们来说,这可能是最好的时代。玩重制作品,等于有人帮他们筛选了一道,不用担心踩粪作的陷阱就能获得良好的游戏体验。更何况不少重制作品还做得挺用心,画面质量并不落后于时代。

但在另一些老屁股看来,这无疑是最坏的时代。如今能唤起这些人心中激情的游戏,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款。毕竟,游戏业上一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时代已经远去,而它何时再现,依旧是个未知数。

也许,仅仅是也许,等到那些老IP被新玩家们消化得差不多了,市场上对新游戏的需求会重新膨胀;又或者,新的技术(比如VR)终于走向成熟和普及时,适配这些新技术的全新游戏会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无论哪种情况,属于所有玩家们的好日子都会回来的。只是我希望它能回来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Huijigame QRcode2 web.gif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avatar
灰机GAME 虞北冥
190513 11B 1.jpg
《冰汽时代》的开发商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开发新游戏,而且绝对不会搞独占
新闻:2019/05/13/《冰汽时代》的开发商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开发新游戏,而且绝对不会搞独占
190514w301.jpg
我玩巫师3听了200小时BGM!他们还要来中国开“演唱会”?
新闻:2019/05/14/我玩巫师3听了200小时BGM!他们还要来中国开“演唱会”?
190507 OG 9.png
你喜欢玩老游戏,不是没有理由的
新闻:2019/05/14/你喜欢玩老游戏,不是没有理由的
Zhuoyue19050901.png
邢山虎的新项目《重启世界》公开,这次他们想让普通人也享受开发游戏的乐趣
新闻:2019/05/09/邢山虎的新项目《重启世界》公开,这次他们想让普通人也享受开发游戏的乐趣
20190509Image001.jpg
2019 indiePlay中国独立游戏大赛报名开启,在这里发现更多优秀的独立游戏!
新闻:2019/05/09/2019 indiePlay中国独立游戏大赛报名开启,在这里发现更多优秀的独立游戏!
Sonkwo19050901.jpg
杉果π赠票活动线,想免费拿需要证明你是真玩家
新闻:2019/05/09/杉果π赠票活动线,想免费拿需要证明你是真玩家
Juzuo19050601.jpg
局座张召忠助阵,《红海突击》新游加持 头号玩咖工体店正式亮相
新闻:2019/05/06/局座张召忠助阵,《红海突击》新游加持 头号玩咖工体店正式亮相
1900503 mwzt.jpg
《迷雾侦探》有感:“仿生猫会梦见电子鼠吗?”
新闻:2019/05/03/《迷雾侦探》有感:“仿生猫会梦见电子鼠吗?”


190513 11B 1.jpg
《冰汽时代》的开发商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开发新游戏,而且绝对不会搞独占
新闻:2019/05/13/《冰汽时代》的开发商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开发新游戏,而且绝对不会搞独占
190507 OG 9.png
你喜欢玩老游戏,不是没有理由的
新闻:2019/05/14/你喜欢玩老游戏,不是没有理由的
20190509Image001.jpg
2019 indiePlay中国独立游戏大赛报名开启,在这里发现更多优秀的独立游戏!
新闻:2019/05/09/2019 indiePlay中国独立游戏大赛报名开启,在这里发现更多优秀的独立游戏!
190426 PT 1.jpg
我们采访了制作出《波西亚时光》的游戏公司,聊了聊他们的新作,还有最近的风波
新闻:2019/04/30/我们采访了制作出《波西亚时光》的游戏公司,聊了聊他们的新作,还有最近的风波
190423 SEKIRO 9.jpg
那只会朝你丢大便的猴子,是《只狼》里最成功的BOSS
新闻:2019/04/24/那只会朝你丢大便的猴子,是《只狼》里最成功的BOSS
1904 17 PA.png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走了,他使我们离深空更进了一步
新闻:2019/04/18/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走了,他使我们离深空更进了一步
190405 DD2.jpg
角色扮演游戏之父的身后事
新闻:2019/04/12/角色扮演游戏之父的身后事
190330 VR.png
他在虚拟现实里,问一只长腿小鸟无家可归是怎样的感受
新闻:2019/03/30/他在虚拟现实里,问一只长腿小鸟无家可归是怎样的感受


avatar
avatar
0

楼下说的对,作者自己心态老了,失去对任何游戏的欢乐感,变的不是游戏,而是作者自己。

2个月
L
2

我只能说吃饱了撑着 自己情绪上体验高了 自然对过去那种小剧情不感兴趣了 这种理由来退款也是欢乐了

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