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26 SVV.jpg
Logo-huiji-game-201x-2019-28.png
灰机GAME 2018/12/26

作为动画,《蜘蛛侠:平行世界》做到了真人电影不能做也做不到的事

让真人的归真人,动漫的归动漫

几个月前拿到码,在PS4上玩《漫威 蜘蛛侠》的时候,我发现彼得·帕克能攒出几十件形形色色的战衣。有意思的是,其中过半理论上都不该出现在游戏里——因为包括暗影蜘蛛、未来蜘蛛在内的等等战衣,都源自其他时空,主人绝不可能是这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研究员。当然了,这些战衣只是游戏的收集要素,无关乎主线,存在与否无可厚非,但打扮成1933年的暗影蜘蛛侠,在21世纪初的纽约飞檐走壁,的确别有一番风味。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现在超级英雄这么火热,却没有一部电影从这个角度出发,把不同位面的同一个英雄放一起,来场大乱斗呢?我知道漫画里这种事情其实挺多,就拿蜘蛛侠来说,2014年漫威的《蜘蛛宇宙》(Spider-Verse)里,各个时空的蜘蛛侠就齐聚一堂过。

181226 SV2.jpg
几件造型比较独特的蜘蛛战衣,最后一件是恶灵蜘蛛战衣,在那个世界里,蜘蛛侠甚至不是正面人物

但超级英雄电影里里,拿多重平行世界当主题的并不多见。《X战警:逆转未来》也许是个例外,但它也只提及了一个平行宇宙。

为什么会这样?我当时想了想,没得出什么结论,但这周末和小伙伴去影院看了《蜘蛛侠:平行宇宙》以后,这个问题的算是有了些答案:有些东西,真的很难用除了漫画和动画以外的方式去呈现。

说到这个,我们得先说说真人电影和动画的本质不同。史上第一部真人电影诞生于1895年,名叫《火车进站》,导演是是卢米埃尔兄弟。它初次上映时,眼见银幕上的火车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影院里好多人被吓得四散奔逃。虽然后来大家总算见惯不怪了,银幕上的影像也从黑白升级成了彩色,最近还成了3D的,但哪怕加了再多的后期,真人的电影追求的,还是跟123年前一样:逼真。电影拍摄技术的屡次升级,始终围绕着这个主题进行。

181226 SV3.jpg
当年这电影短片的冲击力,比IMAX强多了。

反观动画,就一开始就走上了另一条道路。J.斯图尔特·布莱克顿创作于1906年的《幽默面孔滑稽表演》,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动画作品。光是看这个标题,我们就知道动画所追求的,是夸张的表演,是现实被剥离出来的抽象部分。如果柏拉图活在今天,也许会认为真人电影是一种表象,而动画更趋近于他想象中的完美理型。

回到先前的超级英雄的话题上,让同一个超级英雄在不同世界的画风各异的分身齐聚一堂,本来就是件胡逼扯淡的事情,天然适合用夸张的表现手法。如果采用真人电影的方式,哪怕索尼招齐了托比·马奎尔、安德鲁·加菲尔德、汤姆·霍兰德,让他们同台表演,最后恐怕也没法像《蜘蛛侠:平行宇宙》成功。

举个也许不太恰当的例子,李连杰2001年演过一部叫《宇宙追缉令》的片子,讲的就是他在不同的平行世界猎杀自己以增强超能力,最后终于遭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阻止的故事。Jet Li在片中的演技其实还说的过去,打戏也不烂,但那电影还是遭了暴死。抛开其他种种因素不谈,故事的设定和票房的惨淡无疑脱不了干系。

181226 SV4.jpg
只要调整好观影的心态,《宇宙追缉令》其实还不错。

就像刚才说的,真人电影求的是一个逼真。观众看真人电影,对你讲的故事,心理预期肯定是它得符合真实世界的逻辑。而《宇宙追缉令》的基础设定呢,是你每杀掉一个平行世界里的自己,力量就会增强一分。姑且不论平行世界为什么只有125个,这种杀掉分身就会增加自己战斗力的设定实在是……emmmm。

但同样的设定要是放在动画里,大家就不会觉得违和了。像这次的《蜘蛛侠:平行宇宙》,如果你静下心来想想,这个故事真的讲道理吗?其实不讲的啊。凭什么彼得·帕克脸都被压到粒子对撞机里了,非但没暴毙,还整来了一堆平行世界的同位体?凭什么小黑蛛能隐身会放电?凭什么徘徊者一身装甲硬钢蜘蛛侠的主,被金并背后一枪就凉了?

为什么这样?原因很简单,动画的逻辑,和真人电影的叙事逻辑是不一样的。每一部动画都等于另一个宇宙,有着自己的独特的法则,只要动画本身的逻辑是自洽的,那和现实出入再大也没问题。

我们看《天元突破》拿着银河当飞盘丢毫无违和感,是因为那个世界里,只要气势够,你就是什么都能做,逻辑上没有问题。再举个反例,今年的四月番《MEGALO BOX》的高开低走,和头几话介绍了机甲格斗的强大,却让主角以单薄的肉身打到了最后不无关系。这样的剧情,别说无法令人信服了,根本就和它设定的世界观出现了相悖。

181226 SV5.jpg
银河不过踏脚石。

漫画改编真人电影的成功与否,能更加直观地回答这个问题。近来的好莱坞超级英雄真人电影都还说得过去,甚至不乏佳作。但咱们仔细想,最后呈现在大屏幕的电影,其实已经没有了多少漫画的气质,只能算套用了漫画剧情框架的严肃再创作。

反观日本,每年都有不少动漫改编的真人雷作上演。《JOJO的奇妙冒险》、《钢之炼金术师》、《死神BLEACH》、《银魂》等等这两年都有真人电影,但你要是没看过,我强烈不建议去看。这些电影甚至恨不得连动画的分镜都拿来用上,可是看着那些好好的演员,包括桥本环奈这样的萌妹子,在电影里挣扎着想摆出动漫角色才有的夸张表情尬演,实在是让人难受。

当然了,日本漫改真人电影因为成本普遍不高,又能借着IP往外卖不少,算下来不但没亏还有点小赚,所以这么操作也可以理解。真正让我有些担心的,其实是迪士尼,这家大厂也算是动画起家,但最近可能是尝到了超英改编真人的甜头,朝着方向一路狂奔,停也停不下来。你看真人版《狮子王》的预告片,连分镜都跟20年前的动画一模一样。这要是到了正片还敢这么玩,那基本上就一个死字。

181226 SVV.jpg
Imax屏上,这倒转的天地令人惊艳。

回过头来说《蜘蛛侠:平行宇宙》,它的出现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说意料之外,是因为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蜘蛛侠的真人电影系列已经重启了整三次。以两年一部速度来看,彼得·帕克的故事大家都快看滥了;

而说它情理之中,则是这些年超级英雄真人电影热火朝天,但动画电影市场里,DC或者漫威主流的超级英雄片投资都不大,乐高系的超英动画风格又受限,确实给《蜘蛛侠:平行宇宙》留出了很大的空间,何况这部电影的主角不是彼得·帕克,而是小黑蛛迈尔斯,从故事上也是全新的。

但《蜘蛛侠:平行宇宙》能口碑爆棚,最重要的还是它浓郁的动漫风格。那经过抽帧处理的卡顿感,电筒灯光下的纸张网点、跃动的大写拟声词,这些真人电影做不到,也不该去做的事,赋予了这部动画电影真正的灵魂。

真人的归真人,动漫的归动漫。我看这样就挺好。

Huijigame QRcode2 web.gif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灰机GAME 虞北冥
20190319权力的游戏ew专访临冬城之战.jpg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片场专访:连续11周夜拍 空前巨制 打造临冬城之战
新闻:2019/03/21/《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片场专访:连续11周夜拍 空前巨制 打造临冬城之战
20190320sp1.jpg
黑鲨2上手:能满足你对“游戏手机”一切想象的手机
新闻:2019/03/20/黑鲨2上手:能满足你对“游戏手机”一切想象的手机
20190320迪士尼收购福克斯 (9).jpg
迪士尼713亿美元收购生效 X战警死侍回归漫威宇宙
新闻:2019/03/20/迪士尼713亿美元收购生效 X战警死侍回归漫威宇宙
Mwzt3151.png
像素剧情解谜游戏《迷雾侦探》将于4月30日登陆Steam平台
新闻:2019/03/15/像素剧情解谜游戏《迷雾侦探》将于4月30日登陆Steam平台
20190319division1.jpg
拯救华盛顿,其实并不需要那么炫酷的理由
新闻:2019/03/19/拯救华盛顿,其实并不需要那么炫酷的理由
Sc31500.jpg
还记得那个国人开发的“死神模拟器”吗?现在你在主机上也可以玩到它了
新闻:2019/03/14/还记得那个国人开发的“死神模拟器”吗?现在你在主机上也可以玩到它了
Syzq00.png
战棋游戏《圣女战旗》即将发售,你可以扮演拿破仑的妹妹改变历史
新闻:2019/03/14/战棋游戏《圣女战旗》即将发售,你可以扮演拿破仑的妹妹改变历史
20190312falcom0.jpg
当理想与现实交错,“闪之轨迹”最终回归童话
新闻:2019/03/12/当理想与现实交错,“闪之轨迹”最终回归童话


190311 DMC 1.jpg
是的,你就是动作天尊,卡普空
新闻:2019/03/11/是的,你就是动作天尊,卡普空
MOMO0.jpg
Momo死了,是时候让诅咒结束了。
新闻:2019/03/07/Momo死了,是时候让诅咒结束了。
Pe2.jpg
对不起,我退了《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款
新闻:2019/01/30/对不起,我退了《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款
Twe.jpg
刘慈欣的黑暗面——写在《流浪地球》上映前
新闻:2019/02/12/刘慈欣的黑暗面——写在《流浪地球》上映前
20181216210625 1.jpg
当国产游戏走向世界时,我们有了《波西亚时光》
新闻:2019/01/16/当国产游戏走向世界时,我们有了《波西亚时光》
TIM图片20190115121703.png
《波西亚时光》游戏评测:在有限的格局内,把东西做到最好
新闻:2019/01/15/《波西亚时光》游戏评测:在有限的格局内,把东西做到最好
Seven, Ultraman, Tiga in Ginga.png
那支土味《迪迦奥特曼》短视频,可能会是我们最纯粹,也是最后的特摄片记忆
新闻:2019/01/11/那支土味《迪迦奥特曼》短视频,可能会是我们最纯粹,也是最后的特摄片记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