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jpg
Logo-huiji-game-201x-2018-02-28.png
灰机GAME 2018年12月20日 讯

《剑网3》新版上线之际聊聊我认识的郭炜炜和他的大哉问

“这其实是个‘舔狗一无所有’的故事。”

12月21日,《剑网3》新资料片“世外蓬莱”就要上线了——在这款“常青树”网游迈入十周年之际,游戏版本也迎来100级,各种层面上听着都有种“功德圆满”的范儿。

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游戏界涌现出了第一批“偶像级”制作人,比如“仙剑之父”姚壮宪、“群侠传”系列制作人徐昌隆等等,但进入网游时代,这种现象就极其罕见了,或许是因为单机游戏的制作人烙印更深刻,格调和个性更突出吧。而在这种大环境下,《剑网3》制作人郭炜炜成了“个例”甚至“孤例”——他可能是中国网游时代17年间涌现的唯一一个“偶像派”制作人。

Wss.jpg
玩家制作的“炜生素”表情包

没有一款网游的玩家会在线下活动举着灯牌、横幅,荧光棒捧制作人——《剑网3》玩家是拿“饭圈”文化捧郭炜炜的。但喜欢郭炜炜的玩家对他的态度又和“偶像”不同。如果你上贴吧搜索一下“郭炜炜”关键词,就会发现其实喷他的贴子远比夸他的多——游戏哪些地方不让人满意,玩家眼里不揉沙子。可一旦有人诋毁他,不好意思,《剑网3》玩家立马摆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态度,告诉外人:这个男人只有我们能黑!

从六周年算起,我认识郭大侠四年多了,期间除八周年因为珠海台风未能成行,我参加了其余所有周年庆,每次都跟郭炜炜有直接交流。作为一个游戏人,几次和他交谈给了我很多启发。今天,借着《剑网3》资料片上线的机会,我想跟大家聊聊我认识的郭炜炜和他的“大哉问”。

QQ图片20181220185243.png
八周年庆典我因台风未能成行

我第一次见郭炜炜是在2014年的设定集签售会上,没有报道任务,以玩家身份去的。那天参加签售的玩家很多,郭大侠每签一本都会向买书的玩家道谢,然后与玩家寒暄几句,简短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排我前面的是位小姑娘,娇滴滴地问:“郭大侠,我可以戳一下你的酒窝吗?”结果还没等郭大侠开口,旁边的助理小姐姐就闪身拦在二人中间道:“这个不行!”

轮到我的时候,除了书,我还顺带递过手机,给郭大侠看了一眼QQ聊天记录——当时我和亲友在“龙争虎斗”服务器玩恶人,那是个恶人鬼服,被浩气盟花式吊打,游戏体验极差。我排队时,亲友正在QQ群里刷屏:“问GWW龙虎什么时候合服,他敢说不合就揍他!”

郭大侠腼腆地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但龙虎我们回去会讨论一下。”签售会结束后一个多月,龙争虎斗就合服了。

Qs.jpg
郭炜炜参加签售活动

第二次见郭炜炜的机会来得比我预期快很多。同年8月28号,西山居在《剑网3》五周年之际第一次尝试举办周年庆典,我作为媒体嘉宾应邀到场。这次庆典发布了很多让玩家兴奋的内容,极其成功,但发布会结束后的媒体群访,给我留下了更深的印象。

当时我毕业工作还没满一年,而且是第一次参加大型活动,性格又腼腆,在采访间甚至不敢太张扬抢前排的位子,默默地坐在最后一排把脚听着。然后,忘了是回答什么问题,郭大侠突然讲道:“玩家在游戏里投入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所以把游戏做好是我们的义务。如果把做仙剑的姚壮宪先生他们算做中国第一代游戏人,我这一辈就是第二代。他们那个时代(第一代),国产游戏口碑还是非常好的,我觉得今天国产游戏口碑做成这样,我们第二代游戏人是有责任的。我经常想,将来我们这代游戏人能给后来人留下点什么?”

那个时候,郭炜炜没给出答案,我也不知道今天他找到答案没有,但这段“大哉问”掷地有声,给我这个初出茅庐的“萌新”很大触动,听得热血沸腾——毕竟不论后来是否被社会磨平棱角,但每个青年在踏入游戏业时都是怀揣梦想的。离开珠海后,我就这个问题及“我能在游戏业做什么”做了很多思考。

因为跟西山居打下了比较良好的合作基础,2015年“828”我又收到了邀请。经过快两年职场锻炼,我脸皮厚多了,知道在媒体群访中“要脸”就没发言权,所以果断抢了第一排正中间的位子。不过在交流中,我发现郭炜炜的“大哉问”课题变了。

这一年《剑网3》推出了联动粤剧《决战天策府》,在公布这个项目的时候,郭大侠说了一段情真意切的话:“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让今天的年轻人喜欢上武侠。我儿子非常喜欢《钢铁侠》和《火影忍者》,但不爱看武侠——我还是做武侠游戏的,这让我觉得很悲哀。当我们找到彭庆华老师(《决战天策府》主角李承恩的饰演者,国家一级演员)的时候,他们也很迷茫、很痛苦,只能一遍一遍地练,不知道要再翻多少个跟头才能让年轻人喜欢上粤剧。”

Juez.jpg
《决战天策府》

后来,他带自己孩子去看《决战天策府》,据说小公子很喜欢。此后,《剑网3》推出了更多传统非遗的跨界联动和衍生产品,我觉得,他已经有大致方向了。

作为一个武侠迷和记者,我感到很惭愧——因为郭大侠每次回答我的问题都毫不遮掩;但他那些“大哉问”,我一个都回答不了。所以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在交流时,即便他两眼注视着我,但其实内心是在和自己交流,精神已飞到十分遥远的地方。

六周年采访结束后,我加了郭大侠微信,从此就算认识了。虽然我怕打扰他工作没正事不会闲聊,但每到逢年过节和新资料片上线之际都会寒暄一阵,顺便说说我对最近《剑网3》的看法。而且通过朋友圈,我发现这个人特别可爱,虽然身居高位,但灵魂就跟他那张娃娃脸一样单纯。

我们刚加好友的时候,郭大侠是个朋友圈的“晒娃狂魔”,乐于分享自己的生活。他给大儿子取名叫“郭靖”,除了能看出对孩子人格的期许,也颇能体现他自己独特的性格风范。

QQ图片20181220185248.jpg
郭炜炜在微信晒小公子的画,保护人家隐私我就不放照片了。

然而后来,他发游戏广告越来越多,分享生活越来越少,而且基本不晒娃了。我怀疑是因为加的工作相关人员越来越多,账号没那么私密了。有一次,郭大侠先发了一条《剑网3》新版本广告,一小时后又分享了自己的晚餐。稍后,他发第三条状态感叹道:“我发现发广告是没人爱理我啊。游戏广告发出去一小时了才三个赞,晚餐发出去没一会儿已经十几个了。”

与玩家认为他喜欢出场作秀的刻板印象不同,形象工作之外,郭炜炜其实相当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他很少发个人照片,而且主要是摄影师拍的活动场照和团队合照,自拍甚至还没有孩子、玩家甚至同事(以杨林和余玉贤为主)的照片多;即便是旅行照片也只拍风景,自己不上镜。

老玩家都知道郭炜炜早先很胖,但16年以后瘦成了“型男”。郭炜炜去健身房从来不在朋友圈“打卡”,他只发过一次健身照,其他时间只是默默地练,所以后来在线下活动见到郭炜炜,我跟其他玩家一样震惊,想不到变化如此巨大。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减肥着实是件苦差事,需要很强的毅力和自律能力——所以,能坚持减肥的人在事业上取得什么成功我都不意外。

Zn.jpg
早年的郭炜炜

如果你跟郭炜炜有直接交流,会发现这人特别有意思。他特别能聊,喜欢开玩笑,脑子转得很快而且精力旺盛,是那种加班到凌晨一两点还能把你逗笑的人。七周年时,郭炜炜说“如果说《剑网3》端游是我的亲儿子,《指尖江湖》就是亲女儿”,并宣布《指尖江湖》将交由腾讯运营。会后,有记者问他:“所以您把亲女儿嫁给腾讯了?”结果他反问道:“这难道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吗?”把在场所有人都逗乐了。

今年的九周年庆典结束后,我问他“您认为为什么《剑网3》老玩家归属感这么强”,他又半开玩笑地说:“一款游戏玩九年,就像你摸老婆的手,摸了九年,也就没有兴奋感,跟左手摸右手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你会有一种亲切感和归属感,这行为已经变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现场的记者除了笑,都觉得这比喻贴切极了。

20181220190449.jpg
《剑网3》历代资料片

当然,性格导致这人有时候也比较脱线。我曾经两次想跟他约独家专访,每次他的回答都是“和蔼三连”:行,可以,没问题。结果等我花心思写好大纲,问他什么时间方便,他就先推给助理,助理再推给媒介公关,最后媒介公关审核完,觉得“最近郭大侠太忙不方便”或者“从宣传的角度,现在很多事不方便说。”如是放了我两次鸽子——用北京话说,这种行为叫“敲锣边儿”。

今年,郭炜炜升任西山居CEO——或许是因为立足点更高看得更远,他的“大哉问”课题更复杂了。

有记者问他,金山财报显示今年《剑网3》营收有一些波动,有什么手段稳定营收、又想达成哪些商业目标,结果郭炜炜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是个游戏制作人,不太懂这些事。”

随后,他又做了一些补充:“我真的不在乎一时的营收波动,更看重玩家对《剑网3》这个品牌的喜爱程度。我们老板雷军也经常教育我们‘不要老想着怎么赚钱,多想想怎么做对人类社会有贡献。’”

QQ截图20180830193241.png
《剑网3》主题地铁站

过去一年,西山居做了很多赛事、线下活动和营销投放。有人问他,这给《剑网3》带来了多少用户,他说这些业务都是赔钱的,但玩家会因此高兴,能塑造归属感;至于具体引流效果他没算过——何况这也根本算不清楚。他希望西山居五十年后仍然是令人敬仰的企业,一百年后还存在,这是身为CEO,他最大的愿景。

在中国游戏圈,我还没见过哪个大厂CEO敢这样回答媒体的商业问题;也恰恰因为还有人敢这么回答商业问题,才显出这个行业除了铜臭,还有小小一方天地容得下人做梦、还有一点人味儿。

我曾经和同事开玩笑吐槽:郭炜炜喜欢“仰望青空”,杨林喜欢“画饼”,这俩真是“黄金搭档”。可忘了是谁说过,睁着眼做梦的人最可怕——晚上做梦,一觉醒来便忘干净了;睁着眼做梦的人饱受梦境与现实差异的折磨却无从宣泄,便只能尽力将梦变成现实。

也正因如此,即便他放了我两次鸽子,但我过去是,现在依然喜欢郭炜炜。这种给自己儿子取名叫“郭靖”、喜欢开玩笑、志存高远“睁眼做梦”的人,无关生理年龄,活到八十仍是少年,我十分感佩、十分欣慰。

Pl.jpg
“世外蓬莱”版本

8月28号采访持续到凌晨一点多才结束。回到住所后,我又给郭大侠发了一条消息:我知道很多员工因为喜欢《剑网3》加入了西山居;我也相信今天在现场的观众里,将来一定有人因为热爱《剑网3》进入游戏业。他们在《剑网3》的经历将不可避免地深刻影响他们的人生观、价值取向和对“好产品”的评判标准,所以您肩上责任重大,请务必加油!然后没等到回复,我便躺下睡了。第二天早上,我发现郭大侠回了“谨记”两个字和三个“抱拳”表情。

2019年是《剑网3》十周年,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剑网3》这一年会交出什么成绩单、郭大侠又在自己琢磨哪些仅仅说出来就要让听者一声长叹的“大哉问”——就好像是每年例行的研究课题一样。如果听不到了,我会觉得这一年端游相关的工作都很没意思,因为有关这些问题的思考不止会左右他和西山居,也会很大程度启发我怎样看待自己的工作和端游产业。

——所以郭大侠,我都舔成这样了,独家专访咱能落实一下了吗?

Huijigame QRcode.png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avatar
灰机GAME 建安余韵
今日新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