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8hack (14).png
Logo-huiji-game-201x-2018-02-28.png
灰机GAME 2018年04月05日 讯

.hack系列剧情回顾(三):耀眼的黄昏之梦

“漫步之速”


黄昏之梦

虽然墨尔迦娜死了,但她所创造出的“八相”在被凯特破坏后,数据因子仍残留在网络海洋之中。

奥拉通过牺牲个体的自我,真正意义上成为了哈罗路德所追求的“究极AI”,与《The World》融为一体,代替墨尔迦娜成为新的系统中枢——相当于《The World》游戏内世界的“神明”。但不断学习成长的奥拉开始认为:“世界应该由人类自己创造,神不能过多干涉”,而从《The World》消失了身影。

现实世界中又如何呢?由于第二次网络危机的发生,网络信用再次跌至低谷。《The World》中也开始频频发生BUG、服务器宕机等异常状况,玩家怨声载道,昔日荣光已然不再。CC社经过调查,发现这一切都与奥拉的消失有所关联,但几次派人在游戏中寻找奥拉都一无所获。CC社猜测,可能奥拉已经同这个世界一起衰败了,于是在暗中启动了“Project G.U.”,打算经由自己的手来“复活”奥拉。

当时CC社的程序员,也是AI应用心理学者的番匠屋淳,在自己的报告中描述了这个企划的始末。

“Project G.U.”计划不可欠缺的人物——天城丈太郎走入了“.hack”的舞台,年仅19岁便成功自主开发网游《Akashic Line》的他,毫无疑问是个天才。在被CC社挖角后,与番匠屋一起负责执行“Project G.U.”。

20180228hack (7).png
天城丈太郎资料页面

他们认为,既然当年奥拉因为与八相同归于尽而获得完全新生,那如果集合所有失落的墨尔迦娜八相因子,应该可以使奥拉恢复至最初始的形态。于是CC社成立了“打捞小组”开始寻找失落的八相因子数据。可是紧接着,问题又来了,获得的因子该如何控制和利用呢?

在调查相关资料时,上一次事件中的未归还者“楚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楚良在被第一相“死之恐怖”攻击后,精神一直被封印在“死之恐怖”的武器中,与第一相因子稳定结合。这样的案例令番匠屋想到,是否可以将因子植入到一般PC的资料中,再由玩家来操控。如果成立的话,不仅可以控制八相,连随之复苏的究极AI奥拉,或许都能人为进行管理。凭借这一理论基础,天城立即着手制定了“Restore Aura”(以下简称RA)计划。

20180228hack (1).png
第一相“死之恐怖”

八相因子的打捞进展顺利,番匠屋立即利用打捞上来的因子创造了八体“碑文使PC”。但在试验阶段中发现,“碑文使PC”有着极强的筛选能力,除了被选中的玩家以外,其他人操作这些PC游玩都会出现晕眩、呕吐等不良反应。为了计划的进行,CC社开始了“碑文使”PC适格者的选拔。

随着最后一名适格者的发现,计划推向最终阶段,也就是让“适格者”们登陆《The World》,操控“碑文使PC”发动八相力量,从而启动天城所制作的“RA程序”来复原奥拉。

离计划正式实施越来越近,番匠屋突然察觉到,“RA计划”其实潜藏着极高危险性:就如凯特当年使用“黄昏的腕轮”,结果诞生了“歪曲”反存在库比亚一般,如果八个“碑文使PC”发动,同样也出现反存在的话,将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越想越不安的番匠屋警告天城应当马上终止计划的实行。

然而,此时的天城丈太郎醉心于凭借这个计划来表现自己。如果能成功恢复究极AI,也就证明他有着与传说中的天才哈罗路德比肩的实力,而如果成功人为控制了究极AI,那就意味着他比哈罗路德更加优秀。天城认为,之所以会出现“反存在”,是因为哈罗路德系统并不完善的缘故,而自己所构筑的“RA程序”绝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故,因此对番匠屋的忧虑一笑置之。

没能阻止天城的番匠屋在无奈之下,偷偷窃取了八个“碑文使PC”中的一体“第七相复仇者”,将其藏匿于自己家中的电脑。原本以为这样一来,全部八相无法凑齐可以令计划中止,没想到天城早有防备,他拷贝了因子资料,制作出仿造的碑文使PC。

计划实施当天,由其他7位适格者操纵“碑文使PC”登入《The World》,天城自己使用仿造体,启动了RA程序。

结果如番匠屋所猜测的,八相力量同时发动,产生了极强的反存在,因子数据发生暴走,令7位“碑文使PC”的适格者全部陷入昏迷状态。天城本人虽然由于使用仿造体而免于失去意识,但精神受损,狂乱状态下一把火点着了CC社本部大楼,令《The World》资料服务器严重受创。

20180228hack (5).png
CC社火灾

遭受巨大损失的CC社随即冻结了“Project G.U.”,番匠屋与天城也为承担责任而遭到开除处分。“RA计划”中使用到的墨尔迦娜八相因子,除了被勉强抢救回的“第三相 增殖”外,其余都再次回到数据之海。《The World》也在火灾不久后宣布停服,曾经繁华至极的这个“世界”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CC社虽然放弃了对损坏资料的修复,但并没有放弃继续利用《The World》创造财富。他们早就在暗中着手制作下一个版本,但对于哈罗路德系统研究依旧毫无收获,只能将黑匣子原封不动地装进新版本之中。

2015年12月24日,又是一个圣诞夜,CC社在这天正式发表了将于翌年上市《The World R:2》。这个版本的全称为《UNLIMITED ONLINE GAME The World R:2 -A dazzling twilight dream-》,也就是“耀眼的黄昏之梦”。

20180228hack (3).png
《The World R:2》游戏登陆界面

黄昏的旅团

《.hack》第二期企划的第一款作品是TV动画《.hack//roots》。在动画开播约一个月后,游戏《.hack//G.U.》第一部-“再诞”正式发售,第二部“君想之声”则被官方刻意安排在动画最后一集播出的翌日发售。除了最开始PS2时代的三部曲以外,去年发售的PS4重制版中追加了第四部《或许是编织世界的大蛇们所作之梦(あるいは世界を紡ぐ蛇たちの見る夢)》。

20180228hack (13).png
《.hack//G.U.》三部曲

回到游戏的世界。因为“R:2”不能继承前一版本(R:2推出后,玩家便将初代版本称呼为R:1)的存档,所以有许多老玩家选择了引退。游戏本身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PK(Player Kill)系统的解禁,说“R:2”是一款“完全新作”也不为过。由于突然发生的CC社大楼火灾事故,使得赶工而成的R:2版本在开服后BUG不断,服务器也经常报错,游戏体验极其糟糕。在2017年,用户规模从当年的2000万人骤降至1200万人。但随着时代进步,科技与网络的迅猛发展还是令《The World》再次流行起来。

在“RA计划”以失败告终之后,墨尔迦娜八相因子再次回到《The World》数据之海,开始寻找各自适合的宿主。其中,第一相“死之恐怖”的因子,就挑选了一位“老熟人”来作为自己的宿主,这位宿主就是我们所熟悉的楚良。R:1危机发生时,PC楚良的玩家三崎亮还是名小学生,遭第一相“死之恐怖”攻击成为未归还者的他,与第一相因子有着极高的亲和性。虽然随着危机解除,三崎亮清醒了过来,但本人失去了有关《The World》的全部记忆。

时隔7年之久,此时已经是高中生的三崎亮在友人的推荐下,登入了《The World R:2》,创建了一个全新的PC角色“ハセヲ(haseo)”——也就是动画《roots》与游戏《G.U.》的主人公。

但haseo没想到,游戏中的世界与朋友所形容的完全不同,PK横行杀机四伏,“初来乍到”的他也遭到袭击,危机之时,一位戴着橘色墨镜、看不清脸上表情的型男——“Ovan”救了他,G.U.的一切故事由此开始。

20180228hack(10).jpg
Ovan

Haseo与Ovan的相遇并非“偶然”。事情要倒回一段时间来讲起。

有着天才黑客技术的Ovan,是唯一可以入侵到哈罗路德黑匣子的人物。Ovan有一个可爱的妹妹AINA(小说版中是女儿),因为妹妹常年抱病一直入院调养,与哥哥分开居住,两人只能在网游《The World》难得相聚一次。

某个稀疏平常的日子,Ovan在哈罗路德黑匣子中“创造主的房间”中陪伴AINA的时候,突然出现了黑色斑点状的不明怪物,为了保护妹妹的他遭怪物侵蚀,失去控制攻击了在场的AINA,《G.U.》第一位未归还者就这样诞生了。Ovan本人也因为此时受到的打击觉醒了第八相“再诞”碑文使的能力。

原本就病弱的妹妹陷入意识不明状态,令预定实施的手术也被迫推迟。Ovan为了拯救妹妹,展开了行动。

AIDA
他的计划首先对寄生在自己身上的怪物进行解析:“Aritificially Intelligent Data Anomaly(简称AIDA)”,可能是在当初《The World R:1》AI暴走时诞生出的迷之电脑生命体,原本是无害的存在,单纯出于自身求知欲本能而行动,寄生于玩家PC也是为了理解人类思维。但因为在Ovan左腕中寄生的变异体“Triedge”的诞生,使AIDA全体开始扭曲产生极强的攻击性。

PC被AIDA寄生的玩家,游戏中会出现行动诡异、感情异常高涨、精神无法控制等症状,PC外形也会随之发生变异。被寄生者在现实中的人体,颅内会长出如肿瘤般的物质,导致此人有时会做出如同“磕了药一般”的行为,例如跳窗自杀、伤害他人等。

此外,被寄生的PC,可以获得超越系统的强大力量,而被该PC攻击的玩家则会变成未归还者。这是因为遭到攻击的玩家,很大几率会被AIDA感染,AIDA寄生在这些人的大脑电子信号中,阻碍了脑内情报正常传达,如果不将元凶AIDA完全驱逐否则无法恢复。

因为AIDA是异常的存在,所以普通PC对其无可奈何,现阶段只有碑文使能够通过DD的方式清除它们。

但Ovan的感染过于深刻,AIDA深深扎根于他所拥有的“再诞”碑文上,利用碑文的能力,可以做到不被其他碑文使清除。Ovan暂时只能凭借自己强韧的意志力压制AIDA对其精神的侵蚀,并利用再诞的力量,制作出拘束具将AIDA勉强封印起来。

通过一番调查,Ovan找出了两个可以完全驱逐AIDA的方法,一个是借用《The World》的女神“究极AI”奥拉的力量,另外一个,是发动“真·再诞”,即为哈罗路德为《The World》所设置的最终安全装置“初始化程序”,通过初始化操作让所有的AIDA不复存在。

最初,Ovan结成工会“黄昏的旅团”,来寻找“黄昏之键”也就是奥拉,并将第二个方法作为找不到奥拉时的备选手段。

而发动“真·再诞”所需要的是拥有其他7个碑文资料的第一相“死之恐怖”这把“钥匙”,因此,Ovan出现在了Haseo的面前。

在Ovan的劝诱下,Haseo加入了他所组建的“黄昏的旅团”,并结识了副工会长志乃,温柔的她成为了Haseo的心灵港湾。

20180228hack (12).png
黄昏的旅团

而女神奥拉此时又在做什么呢?察觉到《The World》不稳气息的奥拉,仿造凯特等人的PC创造了AI葬炎、葬海、葬天三位骑士来追踪AIDA以将其歼灭。

20180228hack (9).png
《.hack//Root》中的三葬骑士

不久,新的悲剧发生了,Ovan异常的PC外型与数据量引起了系统管理者的注意,他们设局捉住了Ovan想对其左腕进行解析,并试图强行解除Ovan的拘束具,结果导致空间跳跃的发生。Ovan被传送至大圣堂,再次无法制御的左手将在大圣堂的志乃PK成未归还者。紧跟其后赶到现场的Haseo只看到了志乃倒下的一幕,并将追着AIDA而来的葬炎误认为凶手=三爪痕。为了报仇,同时为了救醒志乃,Haseo发狂一般练级变强,成为了恶名远播的PKK“死之恐怖”。

Haseo在Ovan巧妙的诱导下逐渐成长,多次战胜AIDA的威胁,成功吸收了其他碑文资料。Ovan得偿所愿发动“真·再诞”,拯救了包括妹妹AINA在内众多未归还者。但他本人精神严重受创,陷入意识不明状态。

“再诞”的余波引发了世界规模的网络故障,经济蒙受巨大损失外,交通、医疗事故还造成了多人死亡,这就是后来被称为“第三次网络危机”的惨剧。一直隐瞒AIDA存在的CC社,在事件曝光后,将全部责任甩给了Ovan,将其称为“人类史上最凶恶的犯罪者”。

为了拯救妹妹,Ovan付出了未免过于巨大的代价,就这样在《The World》沉睡了许久,一直等待着救赎……

虽然CC社并不承认《The World》连续引发了两次惨剧,但传闻不断扩散,社会舆论持续升温。结果在2018年,R:2突然宣布停服,没有人知道其中原因。(未完待续)


Huijigame QRcode.png

本文由灰机GAME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扫码关注“灰机GAME” | 在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avatar
灰机GAME 棺生貘
今日新闻



avatar